我们不要被什么,致觉得电影肤浅的人

《饥饿游戏》,首先情感合理。大表姐演的不错。场景设计不错,光影不错。镜头切换合理。而且在拍摄激烈场景时镜头适当的抖动等都加强了第一人称的代入感。除了有些人认为的节奏,这部片子从技术方面来说是过关甚至过硬的;其次,从内容与思想方面,内容确实有些缓慢,但它并不是标准的快餐商业片,它是有连续性故事的。缓慢是为了展现当时的世界,给人以一种“这个世界还挺真切的”的感觉。剧本方面,当然原著是针对青少年的,所以采取的杀戮游戏当然是一种扯的表现,但当然借这个能隐喻现实。有些人说这不隐喻什么的,从隐喻的定义来说它就是隐喻,当然你可以说隐喻浅。能深到什么地步?这个主题已经被奥威尔他们玩儿过了很多次了,不是不能,是没有必要接着挖太深了。有些人把它当商业片看,当然可能连隐喻都没有看出来,有些人一下子就看出隐喻了,但不能因此觉得肤浅。为什么这么说?如果直接阐述而没有一个切实的背景的话,会更让人觉得简陋。而《饥饿游戏》中,从大都市人们的奢华,奢华中的麻木,主持人完全娱乐化的态度,以及忘了叫什么的那个选人的那个女的的表现,她的纠结,尤其是第二部中的感觉,完全让人觉得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一个病态的世界,其中的人们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但在我们看来他们十分幼稚,正如我们现在可能觉得几十年前的中国十分幼稚一样。要想想那个世界是否可能存在,想想如果它存在了,这一切合不合理,让不让人心痛,凯特尼斯的反抗是否必要,而总统的旗子又是否摆在了合适的位置。这样而看,这部片子会高于普通的商业片。

这是一部好片子。把他当做商业片看的人,请多想想;把他的隐喻看出来后就觉得十分肤浅的人,我也想提醒一句,隐喻反映了主题,这没错,但是小说和电影构造出来的这个栩栩如生又十分灰暗仅次于或超过于奥威尔的大洋国的世界是丰满的,你大可以从这个世界的各个方面,比如穿着华丽看着杀戮的都市人,比如聚集在大屏幕前看着自己区的人,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是担心他们区的人死?还是像赌马一样希望自己区的人获胜?还是仅仅为了找到一些集体归属感?这都是基于主题,却又不直接展现出来,银幕前的你可以思考的东西。这些不是隐喻了。他在电影里的各个角落里赤裸裸地展现出来,你愿不愿意想,那可不是导演的事儿。如果你想到了这些,把那个世界里每一种人,包括他们的治理方法之类的,把电影里展现的有关于世界的细节思考了,你会发现这个电影是那么充实。你会发现你花的那几个小时是那么充实。你也不会觉得这部电影是那么肤浅了。

都说《饥饿游戏》是美版的《大逃杀》,然而我觉得《饥饿游戏》跟《大逃杀》是不一样的,虽然它们都有变态的规则,却有很多不同处!
(PS:《饥饿游戏》更不是《暮光之城》,这个差太多,我都不想描述!)

用游戏里的概念来解读一下我的意思,就是“沙盒游戏”,“开放世界”。什么意思?像《gta》系列那样,《辐射》系列那样,给你一个丰富、巨大、细节丰富的真实的栩栩如生的世界,你可以自由探索,但是在其中穿插了一个主线剧情。你打通了主线后,你可以停止游玩,亦可以继续探索世界,发现那个世界里想要告诉你的事情。你也许觉得主线单纯,但你在看了那个世界后,你会发现游戏还是很不错的。这和《饥饿游戏》不是如出一辙吗?这个片子有一个主要的隐喻,很简单,容易看出来,但同时片子给大家留下了一个有着丰富细节的几乎完整的动态的世界,也就是故事背景。片子花了大量篇幅描述这个世界,而不是直奔主题讲故事,就是希望大家来看看这个世界。大家在发现了隐喻基础上如果还能思考那个世界里的东西的话,就会发现,这电影其实也不错。

主题不一样。

这才是高分的原因。总之一个字儿:它是有故事(细节化的背景世界)的人!

    《饥饿游戏》是一部属于希望和反抗的电影,总归是建立在温情的基础上。而《大逃杀》几乎相反,它是一部属于残忍和逃避的电影,是建立在痛苦的基础上。前者,并没有大肆渲染互相残杀,电影的焦点在于主人公,其他的贡品角色的参与十分有限的,即使戏份比较多的,也是在渲染主人公,或者帮扶这主人公的性格演化。很明显的一个细节区别,就能说明问题,在《饥饿游戏》中,贡品的关系基本上是互不相识(除了一个来自本区的人外),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敌对起来。而在《大逃杀》中,人物关系是十分亲密的,他们是同班同学,是挚友,是闺蜜,最后为了生存,只能选择怀疑和自保,甚至杀害自己朋友,这一关系处理上是十分残忍的。

格调不一样

    正如上面所说,在不同的主题下,两部电影的格调是十分不同的。《饥饿游戏》是一部经典的好莱坞电影模式,是一部塑造英雄的电影,所宣扬的价值观依然是个人主义和英雄主义,整部片子都在塑造一个女孩。而《大逃杀》在这个层面上更加像一部“艺术片”了,这部电影似乎是建立在一座实验室上,情景虽然首先介绍了一下日本青少年犯罪的现状,但是进行“大逃杀”游戏,则是虚构的,导演目的是想在一个虚构的情景中,钩织人类对生存和情感的选择的命题,是一部揭露人性中罪恶元素的片子。

社会观介入点不同

        如果说《饥饿游戏》有所折射的话,那无非折射了社会中阶层关系,把十二区和国会区对立起来,而且十二个区中也存在着高低贵贱之分。在这一点上影片是作为一个背景处理的,这是他的社会折射面,抽象化的社会观,给人一些深沉的思索。而《大逃杀》很明显在这一点上是缺席的,我们没有看到同学们的家长,同学之间也没有什么区别和划分,我们没有看到这学生背后所代表的阶层隐喻。如果说社会观有所介入的话,也是作为一个侧面进行的,那就是青少年的教育问题严重到什么地步?这个问题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更加严重社会现状?政府在这一问题上又能怎么介入?这是影片侧面的一个映照。

类型不一样

        如前所述,《饥饿游戏》是一部好莱坞大片,这就意味着这部片子的商业色彩会十分浓重,影片设计在一个末世后世界的层面上,利用高科技,模拟森林,真人秀等方式来吸引观众的眼球,内部有很多“偶像因素”,其中森林的场景和《暮光之城》吸血鬼出没的森林十分相似,色彩格调有些“小清新”的感觉,这说明这部片子的观众群定位在于青少年观众,努力塑造青春偶像,俊男靓女,爱情纠结等等。在这点上《大逃杀》更加真实,它没有真人秀,只有老师前面的一个摄像头,它没有高科技,只有一个广播台宣布每天的游戏禁区,它没有太渲染青春偶像,更多是中学生懵懂和含蓄的爱情。相比之下,《大逃杀》对观众群的界定就没有《饥饿游戏》那么明确,它适合各种人群,因为它的目的不是塑造青年偶像,而是撕开人性让你窥视。

拍摄观念不一样

     估计你看《饥饿游戏》时会很强烈的感到镜头的摇晃,这种手提摄影旨在营造主观感受,让观众身临其境,跟着跟主人公奔跑,跟着主人公头晕,跟着主人公产生幻觉和幻听,这都是影片摄制的理念,是影像视听极度主观化,带来十分特别的共鸣体验。而《大逃杀》在这方面的处理十分冷漠,也更加残忍,它惯用长镜头,广角镜头,几乎很少出现主观镜头。它好像只有冷漠的在你面前呈现一场场震撼人心的杀戮,真实感非常强烈,它的尽头几乎从来不解释,只呈现。在这点上两部电影似乎同时在阐释着长久以来对立的两个流派,蒙太奇派和长镜头派。诚然,这两部电影导演绝对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但是在此对照的时候,他们的作品似乎对这两个流派的美学观点有所佐证。

内在张力不同

        《饥饿游戏》最大的张力你认为是人们之间的相互杀戮吗?不对,虽然这是最强烈冲突点,然而,我们寻根问底才能发现这种冲突的来源。在影院你可能会抱怨,怎么还不进竞技场?一会展览,一会采访,一会比赛,一会打分等等,最终才进了竞技场,而且在竞技场上我们并没有看到以往的狮门大片的那种血腥的残暴,我们能看到时候,主人公如何逃亡,如何交朋友的。那我告诉你,影片的基本冲突不在各个贡品之间,而在贡品和“观众”(国会区的)之间,确切一点说是在国会区和十二区之间,正如影片的名字一样,“游戏”是国会区的游戏,“饥饿”是十二区的“饥饿”,本片的为此做了大量的篇幅,就是在这种十二区的“痛苦”和国会区的“娱乐”上,把焦点对准的是这儿二十四个贡品的生死上。那么《大逃杀》呢?同样的问题,你可能会问,这部片子的最大的冲突点是在老师和学生之间吗?错,虽然这是冲突的源泉。导演之所以那么血腥地向我们展现同学们互相惨杀的情景,其目的其实是在于渲染“同学”与“同学”的冲突,深刻一点说,是人与人的冲突,是内心的生存欲望和道德的冲突。而老师的出现,只是这个虚构故事的“搭建者”,是实验室的建造者,而“试验品”才是主角。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几乎截然相反。

结局不一样

     《大逃杀》的结局在一个“逃”上,主人公因为爱,因为勇敢最后逃出这样的一个魔爪,他们只想活着,而且是心安理得的活着。而《饥饿游戏》的结局,如果你看过原著小说,或者,你对好莱坞电影够熟悉的话,你会猜到,影片的最后绝对是反抗,而不仅仅是局限在逃跑上。给你塑造一个美国英雄,你说后三部怎么拍?毋庸置疑。让她变成一个真正的英雄,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英雄。所以说,《饥饿游戏》是一部幻想式的好莱坞影片。在这一点上,《大逃杀》十分真实,导演知道主人公改变不了什么,只求内心的纯洁,只要学会爱和勇敢,就能逃出罪恶的桎梏。就好像,导演知道他拍一部电影,实际上也改变了什么,他对待“人性规则”的态度如是也。而《饥饿游戏》对待“世界规则”的态度则是十分乐观,或者是处于幻想境地的。

主要情感不一样

   《大逃杀》中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了一个童年受过强奸的女孩扭曲的世界观,我们看到了虚伪的友情,同样我们看到了真挚的友谊,我们看到了青年人感人的爱情。这部片子的主要情感内核我认为是内心的纯净,纯净的爱,纯净的勇敢——只有纯净的人,勇敢地帮助别人的人逃出了这个游戏。而在《饥饿游戏》中爱情是一条副线索,甚至用假装爱情的方式来吸引赞助商的支持,这不能称之为真正的爱。但是我们能深刻感触的是“温情”,是亲情,是回家的力量。影片前半部分十分感人,也正是这股亲情,这股“归乡”的勇气使得主人公活到最后。这是一个西方十分古老的主题了,《奥德赛》“归乡”情节。

9、评价不一样

    当这两部孪生姊妹一样的片子摆在我们面前时,他们对他们的评价绝对不一样。据我所知,观众对《大逃杀》的评价可能要高一些,因为它触痛了有些作品无法到达的内心深处。而对《饥饿游戏》可能会因为是一部商业片(这种分法不太科学),而各个角度(比如说拍摄手法,剧情结构,情节设置等等)认为这只是一部平平之作,他会和大量的好莱坞电影一样被历史的尘土湮没。而我在这个观点上不做评价。商业性本来就是电影的一个特性,它不是一个标签,商业的价值虽然不能代表一切,但是它总是能说明这部片子在大众观众中的受喜爱程度。而且,我同样认为《饥饿游戏》也是有内涵的,比如十二区的划分上我就觉得十分深刻,另外在艺术上把“娱乐”和“苦难”重叠,碰撞也是十分成功的。虽然在结构上有瑕疵,但不足以颠覆整个影片的价值。所以说,我们看电影,不能人云亦云,这部片子至于你,触痛了你,或者愉悦了你,这就说明这部片子的价值,对于别人,那始终是别人的感受。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不要被什么,致觉得电影肤浅的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