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的奴隶,不算恐怖片

    在初中甚至小学,无论是语文老师还是物理老师,都曾向我们灌输过一个相似的道理,即不同类别的物或概念,由于其性质的不同,是无法将其进行比较的。生命与爱,同样如此,前者强调人的自然性,后者则表现人的精神性,虽然它们统一于人类,但根本上却是矛盾和对立的。由此,孰轻孰重,很难权衡。但基于一贯以来浪漫主义色彩浓厚的艺术作品的教唆,似乎使绝大多数人忽略了自然性,而那脍炙人口广为流传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则成了浪漫主义对于人精神性高于一切的强有力的宣言。它轻贱了生命的宝贵,使人类不停地为爱情那一方加重砝码,久而久之,道德与伦理的天平失衡,人们更加感情用事,而沦为了激情的奴隶。

素昔很爱寒星 寒星嫉妒素昔 寒星许愿希望能赢得比赛 素昔许愿能和寒星永远在一起 看出素昔眼里寒星重于芭蕾 寒星眼里胜利重于素昔

“1、2、3……28、29,狐仙,狐仙,请实现我的愿望,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这部早就有人推荐,可是不喜欢韩国的拖沓也就搁置了,怎么说呢,如果没有导演刻意为之,这根本就不是一部恐怖片。看这部片子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很难过。我不赞同很多影评上写的素喜恨珍星,虽然大爱会生成大恨,可是我却认为她自始至终都最爱珍星,这点从她死后还担心珍星的段子就可以看出。很难说悲剧到底是谁造成的,或许是她对于珍星不顾一切的爱,或许又是珍星对于芭蕾的执着。其实对于素喜来说珍星和芭蕾根本没法比较,看到结尾,那段台阶的对话真的觉得很悲哀,素喜不知道珍星不爱她吗?就如同她知道珍星在舞鞋里放玻璃片一样,她心里一直是清楚的,只是一个付出没有得到回报,然后就一味的付出,放任自己不看不想不听,其实只要他们肯谈一谈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我想根本没有所谓素喜的鬼魂,有的只是寒星内心的矛盾自责,以及第三女主角因为孤独的分裂人格。狐狸阶梯只是一个象征根本不存在的精神象征,暗示了这部片子里,不平等的付出,一味的包容,或许爱情真的需要克制。。。。anyway听说是女高最好看的一部,可我却觉得后半部分挺败笔的,不过台阶那段,还是赚了我的眼泪,值得一看。

    可以说,《狐狸的阶梯》是一部心理暗示色彩浓厚的电影,它丝丝入扣,层层深入,向我们揭示了爱的失衡和激情的犯罪,同时作者也在影片中较为含蓄地表达了对理智缺失的反对。从这个角度分析作品,似乎我的观点是倒退的,因为在欧洲十七世纪,早就有Boileau为代表的古典派作家其重reason和logic的宣言,而在不久之后的新古典主义浪漫派作家以及之后的自然主义现代派作家都不同程度地提出了passion的重要性,历史具有前进和偶尔倒退和反复的特性,仿佛证明了这样进行的过程是正确的,我无法说明什么或改变什么,但信马由缰的放大主观能动性,却只能对人性有所损糜。因此,我更乐意倾向于以“倒退”的观点,去评析这部作品。

素昔只是想好好的和寒星在一起 她爱寒星 所以她实现她的愿望——看音乐会 包容她的任性——往鞋子里塞玻璃 固执的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表现对寒星的爱 但是
这份爱是沉重的 她憧憬着能够成为吉赛尔 而她所深爱的寒星能成为哈姆雷特 但她忘了这些爱意是她强加在寒星身上的 她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寒星 却没有发现寒星
真正想要的 寒星更加希望成为吉赛尔 当她想和素昔谈谈的时候 却为时已晚 失去双腿的她也失去了成为吉赛尔的梦想 素昔真的不在乎芭蕾么 我想并不是的 她在
跳芭蕾时的表情一直是愉悦的 也说过自己在跳芭蕾时是最快乐的 但是她更加在乎寒星 因为芭蕾和妈妈都让她感觉到压力 而寒星却让她感到放松 只是她始终是个
善良的女孩 所以她在病房里大吼妈妈却又感到愧疚 心底原谅了寒星却又无法对她说出一句话 对寒星 她有怨 但绝对不恨

    在一所安静的女子高中,流传着这样一则传说:通往宿舍的路上有一条石头的阶梯,这条楼梯本来只有28节,当你用心的去数楼梯,楼梯就是变成29级,这就是狐狸楼梯。你只要在楼梯这里许愿,狐狸就会让你的愿望变成现实。
    传说浪漫而且诡异,恰如影片中苏姬与珍星的情感。无论是忍住疼痛在众人面前偏偏起舞的固执的苏姬;还是装作信号不好挂断电话的自私的珍星;甚至是不断的向花花草草道歉的孤独的慧珠,都在极力隐藏自己那颗脆弱敏感的心。鲜血染红了舞鞋、挂断的电话听筒里似乎还在传来苏姬的呼唤、对着一切说话却从来得不到回答,爱情、羡慕、崇拜、嫉妒、怨恨等等糅合在一起使剧中人物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阴冷石阶上狐狸的愿望一个接着一个变成了现实,这一切都是真的还是巧合?珍星取代了苏姬参加比赛,苏姬失去了珍星的爱。原本单纯美好的情感在狐狸的阶梯上变成了一个魔咒。而苏姬最初许下的心愿还会不会实现?
    或许,狐狸的阶梯从来都不存在。幻化成29级阶梯的只不过是刻骨铭心的爱恋或怨恨。

    首先,我们要弄清楚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电影中到底是否存在这么一个狐狸的阶梯。电影里女主人公们一共四次走上狐狸的阶梯(不算慧珠在谈话中告诉寒星的那一次),算上最后一个新生,一共是五次。虽然电影强调一定要走上第二十九级台阶,狐仙才会出现,但是女主人公每次走上台阶的时候,几乎都会在最后的时候犹豫一下,她们的声音似乎是对自己数的结果表示怀疑,如果掉回去仔细看的话,有的人数到最后的时候,会凭空自己多数一级,或者她们停一下,接着从她们认为现在应该是的台阶数起——总之,她们要确保数到最后,这个台阶一定得是二十九级。而事实是,这个台阶无论怎么数,其实都是二十八级而已。而且作者也借故事结尾那个新近转入的女孩来表明这一点。那个女孩数到最后,一共是二十八级无误,接着她自言自语说:什么嘛,根本什么都没有。在这里,作者已经非常明白地地暗示观众:这里根本不存在狐狸的阶梯,所谓狐仙和相关的台阶,只是故事中女主人公们一厢情愿的幻想而已——就如同那她们执意要数错的台阶。

狐仙要完成素昔的愿望了 所以素昔死去了 这是代价 用芭蕾的方式 表现了她对于芭蕾的热爱 用托梦的方式 告诉寒星 她从来都不怪她 她深深爱着她的珍妮

    苏姬:“珍星,别走……你为什么总要躲开我?我一直在这儿等你。珍星,你就是我的全部珍星。我们不能回到从前了吗?我害怕离开你一个人……”
    珍星:“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我只是…想赢你一次……”
    苏姬:“没事的,我们是朋友……”
    珍星:“你会原谅我吗?”
    苏姬:“我怎么会恨你呢?珍星,为什么你不能像我喜欢你那样喜欢我?不要再让我等那么久,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如果分析到这里,那么之前关于这部电影是单纯的恐怖电影的想法,需得全部推翻。
    既然不存在狐仙的阶梯,那么也就是说,故事中所有的冲突,所有的变化,全部是心魔所致,或者说是激情的犯罪。

寒星崩溃了 胖妞也崩溃了 寒星因为内疚自责 胖妞确是从此失去了精神寄托

    如果你是女生,如果你还怀念青涩懵懂的学生时代,如果你对都市的忙碌感到无奈和厌倦,如果你还稍微有一点点的勇敢,那么这电影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尽可能一个人,选择一个安静的时刻,把所有工作都抛在脑后,手机关掉,旁边准备一杯开水,一包纸巾,光线尽量暗一点。
    电影很简单,我相信不用我讲你也能看得懂。如果你看得懂,你就不会感到害怕,相反,你会被她打动。隔段时间,还会想起她。再看一遍,细细品味。你发现,你已经爱上她。

    苏姬给人的感觉仿佛果实,青涩却润泽,但苏姬的爱,是一种偏执的爱。在电影的大力渲染下,以及观众观看电影之后得到的初步印象,都是苏姬绝对是一个善良美好的女孩,她仿佛是天使的化身,纯洁得纤尘不染。但我觉得在这部电影里面,苏姬的内心世界,其实是三个人里面最为复杂的一个。

胖妞再次许愿 让素昔回归 素昔回不来了 回来的是狐仙 那个会杀人 甚至杀害自己最爱的寒星的人 绝对不会是素昔 胖妞开始了人格分裂 幻想自己成为了素昔 素
昔是很强大的 从不畏惧所有敌人 于是她有了勇气反抗毒舌女 并且将之残忍杀害 但同时又实现了毒舌女的愿望——制作最好的雕塑 用死亡作为代价 她依然爱着寒
星 希望能够留住她 让她理解自己的爱意 但是失败了 她在争执间曾有做回自己的时候 她恳求寒星救她 说素昔最近总是来找她 但是她最终死在了大火之中 她说
看来她并不爱你 揭露了寒星心底的感情并没有素昔来的那么强烈执着

    故事的开始,源于苏姬的第一个愿望:
    狐仙,狐仙,请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胖妞也死去了

    爱是自私的,也是霸道的,苏姬的愿望无疑把爱的这一特性表露得淋漓尽致。

寒星再次许愿 希望一切能重新开始 但是怎么能呢 就像素昔抱着寒星时说的话一样 我们都回不去了 素昔终于明白 她们之间对彼此情感的程度并不是相同的 而
寒星也终于明白 素昔一直在等待 等待着和她永远在一起 于是她跳下了阶梯 她的梦想从这里开始 在这里结束 同样以死亡作为代价

    而且苏姬知道有关狐狸阶梯的秘密,那么她不可能不知道这个秘密的后半部分:狐仙会在阶梯的尽头答应你的许诺,这个“答应”,事实上就是一个人与鬼仙的契约,契约里面有狐仙的允诺,也有狐仙所要索取的东西——那就是许诺人的生命。这个古老的契约在日本体现为狐狸的阶梯,在西方则体现为浮士德博士的悲剧,总之,许诺人的愿望代表其最大的欲望,而与此相对应的,是昂贵的代价。我不知道这是否与早期宗教所宣扬的禁欲主义有关,但人类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过分的欲望是邪恶的无疑。

到最后阶梯是否有29级 狐仙是否存在 并不重要 虽然我更倾向于它们都不曾存在 它们只是一个媒介 表达了人性最真实的渴望 同时也以此为契机 展现了人性丑恶
的一面 还有美好善良的一面 无论是素昔的真挚情感 胖妞的默默爱恋 寒星的真心忏悔 都是人性中的希望之光

    苏姬许下这个愿望,其实也就预示,她会死,而且注定,寒星也必须得死,因为狐仙一定会“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影片最后 新生报到 她有着寒星的小习惯 和素昔的容颜 也有着模糊的 对于这段纯真感情的记忆 这究竟是寒星许下的重新开始的愿望实现了呢 还是素昔许下的永
远在一起的愿望实现了呢 我们就无处得知了

    而既然故事中根本不存在狐仙的阶梯,那么抛开狐仙的阶梯来分析这个细节,那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即苏姬的爱是强烈的,真挚的,同时也是可怕的,虽然不会真的有狐仙来帮助她实现愿望,但她却一定会为此不惜代价。因为她在假想中的狐狸阶梯的尽头已经许下了生命的契约,那么她只能更抓住寒星不放,更加地害怕失去寒星。

至于那张变脸的照片 这是一部恐怖片 结尾总会有些小小的悬念 也许意味着下一个故事的开始 也许意味着这个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苏姬用她执着的,自以为是(原谅我用这个词,但它没有贬意)的感情去爱寒星,即使寒星和她的友情已经出现了罅隙,她却依然视若惘闻……我不相信那么冰雪聪明的苏姬会感觉不出来这种变化,只能说,她在那个时候,已经被爱蒙蔽了双眼,她不是看不清,而是她根本不想看清。

    同样是芭蕾舞者,苏姬却总是弄伤自己的腿,故事一开头,苏姬就受伤在旁边休息,后来有一次,她看到不高兴的寒星,翻过墙去找她,结果又摔伤了自己的腿,芭蕾校内比赛的时候,苏姬毅然决然地穿上那塞进玻璃渣的芭蕾鞋,这样的感情,细腻而温柔,但在苏姬的体内其实已经爆炸地将要漫溢……她对寒星的无限包容,只是因为她已经陷进了爱的泥淖,成为了激情的奴隶,而这种被动的局面让她更加疯狂地付出,希望能够力挽狂澜……但这样的错误的逻辑只能让她更加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而最终,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楼梯的争吵,是全剧重要的一个关键。很多人看到这里都对寒星恨之入骨,但我不认为寒星能有那么大的力量把一个人甩到楼梯下,太戏剧。我认为那其实是苏姬自己摔下去的。因为她在楼梯口曾经大声问寒星:是不是因为芭蕾比赛?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寒星无言以对,我想,如果两个人换一种方式静静谈一谈,也许最后会是另一种结果,但是苏姬却非常冲动地在许多人面前大声询问,这样的局面只能让寒星更想离开苏姬。而苏姬,之前她已经无意中知道寒星放玻璃的事情,之所以她对玻璃之事只字不提,是她认为这是她对寒星爱的一种包容和“付出”,但是这样的“付出”却让寒星厌恶地离开,苏姬不明白为什么付出没有回报,继而执拗地认为这是芭蕾比赛的原因,所以她选择自己跳下,摔伤腿,失去比赛的资格,这样寒星可以顺利成章地参加比赛,而自己也可以心安理得地放弃比赛,同时,这个“摔伤”是对之前玻璃“付出”没有得到期望的结果的进一步“付出”。

    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有人会比喻爱情为赌博,真的是输得越多,下注越大。

    由此可见,在苏姬的心里,芭蕾和寒星,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但为什么苏姬跳楼的时候,却要用芭蕾舞里面最常见的腾越姿势呢?她这样的死法,似乎在告诉所有人,她是因为无法参加芭蕾比赛,痛苦而死。

    她如此爱寒星,如此珍惜寒星,不惜一切想要和寒星永远在一起,但最后,她却用她的死昭示了她对寒星的恨——是寒星害死了苏姬,是寒星杀了苏姬的梦。
 
    但其实,这只是苏姬对寒星的报复。寒星是可耻,卑鄙,但她错不致死,最主要的是,她之所以对苏姬做错了这么多,只是一个原因,用慧珠的话就是“苏姬,我想寒星她不喜欢你。”是啊,寒星她不喜欢苏姬,或者说,她对苏姬的喜欢,远不如苏姬对她的爱那么多。她在苏姬的鞋里放玻璃,她不顾苏姬的威胁硬要离开苏姬,只是因为,她不是很喜欢苏姬。我们能说寒星有错吗?而我们,能说苏姬无辜吗?我们可怜苏姬,是因为她做了最懦弱的事情,我们憎恨寒星,是因为她还活着,不管她活得多么辛苦。

    之后就是一般鬼故事的俗套,没有什么特别的创新,但联系这个故事根本不存在狐狸的阶梯这一主题,那么我们也可以把电影的后半部分看作是寒星内心的痛苦与挣扎,她虽然以为前途会一片光明,但事实却远不如她想的简单,周围同学的欺负,和她自己不停地自责自咎,终于也把她推向了崩溃的边缘。电影的结尾,寒星的宿舍里搬进了一个新女孩,当她走到窗户旁边的时候,发现这些窗户都安上了栅栏。而电影在刚开始是没有这些栅栏的。作者很可能是在暗示,寒星根本不是在狐狸的阶梯上被苏姬勒死的,而是她自己从宿舍跳下去的。

    关于寒星,我不是很喜欢这个角色,她自私,冷酷,但她也十分可怜。寒星始终生活在苏姬的光芒之下,她在如此耀眼的苏姬旁边显得如此平凡和灰暗。她好强,却又喜欢把一切憋在心里,她遇到问题宁愿逃避而不是直面去解决。逃避之后,问题依然存在,而且会在她的心里,逐渐变成一个永远无法解决的死结。

    在这个故事中,寒星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她明明不是很喜欢苏姬,却自私地霸占着苏姬对她独一的爱。她不告诉苏姬,她只是逃避,逃避这种她不知道如何处置的感情。电影中,苏姬给寒星打电话,寒星却装作信号不好,对苏姬不予理会,这一细节恐怕是寒星逃避心理最好的诠释。

    寒星在苏姬的舞鞋里放玻璃,可能是全剧的重要转折点。而寒星的所作所为,完全符合“激情犯罪”的所有特征。
    首先,她是当时摔碎瓶子把玻璃塞进去的,这说明这不是她事先准备好的。其次,在电影的后半部分,寒星无疑对她的所作所为表示了深切的悔悟。

    所谓激情犯罪,是指在外界强烈刺激下,由于认识范围缩小,内控能力减弱,不能正确评价自己行为的意义及后果,具有突发性,短暂性,难以抑制性等特征,大脑皮层瞬时产生“意识狭隘”现象,西方称其为“挫折攻击型”——指人受到强烈的刺激和挫折后。

    寒星的确受到了很强烈的刺激和挫折感。因为芭蕾比赛,她意识到,社会的复杂和不公平性,而在这之后,她和老师谈话,希望能参加芭蕾比赛,但是老师对她的要求回答得模棱两可。她觉得她在社会力量的压迫下,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她不具有良好的背景和优秀的父母,社会,一个看起来不过是个呆板的名词,却也不给她一个机会让她证明自己。这种强烈地挫折感,和妒忌心,最终扭曲了寒星的内心。在这一点上,寒星是可怕的,也是可怜的,她没有准备好去接受一切,可社会却用她最亲密的朋友,把这一切直接赤裸裸地揭示给她看。

    这是欲望,也是一种激情,在诱惑的鞭笞下,她也最终没有逃脱成为激情的奴隶这一命运。可以说,寒星是一个过分在乎荣誉,过分重视
社会地位的人,这与她的出身有关,也与她的性格有关。

    而电影中的第三女主人公,具有一定性格分裂的特征,她崇拜苏姬,爱戴苏姬,可是她的爱是错误的。她没有完全了解苏姬,就已经迫不及待投入了自己的爱,而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孤独的孩子,她渴望认同感,渴望得到朋友,也许是对友谊的过分需求,让她体内萌生了另外一个人,拥有了苏姬的灵魂,她以为她再也不会感到孤单了,但其实,她的自卑却从来没有远离过她,最终,另一个她揭示了她的自卑心理——“脏猪”,同时也导致了她全面的崩溃。这是另外一个可怜的人,她强求一段友情,却最终为了这段根本不属于她的友情丧了命。感情何尝不是这样呢?这段感情既然与你无关,那么你再多的付出,对他人,也根本狗屁不是。

    电影的结尾,那张昔日苏姬和寒星一起照的照片里,苏姬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也许作者想要告诉我们,苏姬是一切的始作俑者,或者说,
是奴役苏姬的激情,最终伤害了三个本身善良的人。

    就这样,偏执的爱情,欲望的追求,强求的友情,构成了这部复杂而又诡异的电影。它以一种夸张的方式,映射了我们现实生活中处处存在的偏执,嫉妒,爱情,但一如作者竭力希望表达的,激情只能导致最后三个破碎的心灵,面对爱情,也许克制,才能得到幸福,才能避免悲剧。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激情的奴隶,不算恐怖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