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东野圭吾,冷光中的末路穷途

因为喜欢《嫌疑犯X的献身》,才让我有欲望翻开《白夜行》,但很遗憾,《白夜行》在我眼里,只是一部被读者过高褒奖的小说,而读者那些过高的褒奖都源于《白夜行》里描写的绝望之爱。
 
有趣的是,东野圭吾对这种爱的描写可谓惜字如金,最露骨的表达也无非是两句话,一句话是男主角的感叹:“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另一句是女主角的表述:“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1

过年期间,在喜马拉雅上听完了《白夜行》的有声小说。然后,又在网络上下载了日、韩两个版本的《白夜行》电影。

如果说,《嫌疑犯X的献身》的主题是探讨“纯粹的爱可以让人能牺牲到什么程度”,那么,东野圭吾通过《白夜行》告诉我们的是,“幽暗的人性背后深不见底的深渊,是如何吞噬个人灵魂,并至死也得不到救赎。”

《白夜行》的行文极为简练,情节构思极为精巧,诡计含而不露。作者以近乎白描式的笔法,以时间为线索,交叉描写了男(桐原亮司)、女(唐泽雪穗)主角的人生成长历程中所发生的各种事情。男女主角的生活,看似完全没有关联,但到最后谜底解开时,读者发现两个人的生命轨迹,就像是DNA的双螺旋,相互缠绕在一起,从未分开,共生共长。书中的笹垣警官用“枪虾与虾虎鱼”来比喻他们的关系:

枪虾会挖洞,住在洞里。可有个家伙却要去住在它的洞里,那就是虾虎鱼。不过虾虎鱼也不白住,它会在洞口巡视,要是有外敌靠近,就摆动尾鳍通知洞里的枪虾。它们合作无间,这好像叫互利共生。

枪虾是雪穗,虾虎鱼是桐原亮司。但是,读完小说全文,作者也没有通过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明确地告诉读者,为什么男女主角会形成这样的关系。作者只是借警官笹垣之口,以第三方的视角,给出了一个探案性解释。我想,这也是整本书小说精彩之处,答案在残忍的事件中若隐若现,不置传统的是非与评判,因为生活就是如此灰色,人性就是如此诡谲。知道真相、直面真相,往往需要巨大的勇气。

顺便说一下我对韩、日两个版本的《白夜行》电影观感。

韩版的《白夜行》是2009年上映的,女主角是孙艺珍。如果根据原著打分的话,我只能打5分。韩版的电影对小说的故事情节,做了很大的改编,将小说中很多隐含的线索显性化了,并给了男女主角以明确的行为动机的解释,而且如韩剧一样做了过多的煽情处理。不过,最不能容忍的是,电影让男女主角有了一次明显的交集。显然,这与小说的写作风格与构思大相径庭。小说的文本描写,作者的立场是隐而不露,只是将人性幽暗直接暴露在读者眼里,任由自己去感受。

在我看来,与韩版白夜行相比,2011年上映日版的《白夜行》更符合原著的气质,可以打9.8分。不过,如果不看原著的话,看这部电影其实会有点吃力,因为跟小说一样,电影的语言与画面也是相当的冷静清峻,主调晦暗不明,看似平静的情节,其实是一连串的恶行推动与构成的。而且,日版电影中的演员表演,就像小说中的人物那样,不动声色,完全没有韩国版中男女主角的煽情。

简言之,日版的《白夜行》,拍得更有“东野圭吾”味道,五星推荐!

太阳集团娱乐网站 1

今天我要给大家推荐的我最喜欢的一本书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白夜行》

然而,正是惜字如金落下的许多想象空间让读者着迷。看看豆瓣上关于《白夜行》的书评吧,文艺青年们倾注了无穷的想象力填补着小说里未曾描写的爱情,并殚思竭虑地分析着人物关系。我对文艺青年们的想象力并不感兴趣,我也并不感动于《白夜行》里男女主角的爱情,从东野圭吾冷静客观的陈述里,我读到的是小说家对笔下人物的冷漠和疏离,他代警察之口一语点破两人关系:枪虾和虾虎鱼的互利共生关系。
 
《白夜行》全书也布满了阴谋诡计,背叛谋杀,几乎毫无温情可言,到小说结尾处,东野圭吾的文字更是冷静的可怕,他是这样结束这对互利共生人物的关系的,当和枪虾共生的虾虎鱼死去时,枪虾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她一次头也没有回。”
 
所以,《白夜行》在我眼里,是一本“坏”小说。希区柯克说过一句话,最坏的小说常常可以拍出最好的电影。虽然希区柯克说的坏和我说的“坏”并不是一个意思,但根据“坏”小说改编的电影《白夜行》(韩国版)不但是一部好电影,也是一部“好”电影。
 
电影版《白夜行》并不是一部完全忠实于原著的作品,原著横跨十九年的故事无论如何都无法挤进一部只有135分钟的电影里,如何在不失精华的基础上进行大刀阔斧的改编才是关键。
 
除却儿时惨案的关键性情节外,电影《白夜行》的故事围绕嫁入豪门展开,心机、诡计、谋杀一环紧扣一环,男女主角枪虾和虾虎鱼的互利共生关系也一览无遗,小说精髓内容完全被汲取。连东野圭吾自己都认为这是一部相当出色的“电影化”改编。
 
电影《白夜行》比书更“好”的地方在于,它将东野圭吾冷静笔墨下的爱情进行了点睛似的温情处理。男女主角在雨中的十字路口对峙,女主角站在一扇紧锁的门外抚慰男主角,男主角在无人接听电话里的留言,甚至男女主角小时候在案发现场时的对话,这些关于爱的表达,书里从不曾出现,但编剧朴延善却将之写进了电影中,让观众深切地体会到他们的爱有多么的深入骨髓。
 
男主角在纵深跳楼之前,说了这样一句话:“太阳到了最高处,影子就消失了。” 此时的女主角正是如日中天的最高处啊,所以男主角只有以死成全女主角。
 
当女主角看见男主角的尸体时,她并非人偶般面无表情,你能看她脸上明显的挣扎,虽然在短暂的挣扎后,她沿扶梯上楼了,并且一次头也没有回,但在男主角眼里,却看到了小时候的女主角回头,那才是他深爱的她呀。
 
跟东野圭吾枪虾和虾虎鱼的互利共生关系描述的不同,编剧朴延善笔下的男女主角是太阳和影子的关系,男主角一生为女主角而活,女主角不曾回头,也是为了不辜负男主角的死,而非决绝地无情。
太阳集团娱乐网站, 
东野圭吾曾借警察之口道出对男女主角的不认同,但电影里,编剧朴延善借警察之口说出对男女主角的认同。老警察在被男主角刺中后,仍然不顾一切冲到他面前,老泪纵横,说着:“对不起,我该早点抓到凶手。”

2

《白夜行》的女主角名叫“唐泽雪穗”。她所做的主要“恶行”包括:

1)读小学时,为了能被亲戚收养,她涉嫌一起谋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2)读初中时,为了消除某个同校女同学对自己的攻击,她设计让男主把她打晕,制造差点被人强暴的情景;

3)读高中时,偷窃自己家庭教师的游戏软件设计资料,交给男主角在市场贩卖赚钱;

4)读大学时,设计陷害了自己的闺蜜,让男主把她弄晕,并拍下她的裸照,使得自己闺蜜与男友分手;

5)第一次婚姻,先是通过假怀孕逼男友结婚,接着又通过计谋让老公“故意”出轨而离婚;

6)为了不影响自己的精品店的开张,谋杀了生病住院的养母;

7)第二次婚姻,结婚对象的女儿,对她抱有敌意,为了驯服她,让男主潜入她家,强暴了她;

8)看到躺在地上自杀男主角,说“不认识”,然后转身离开,“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雪穗做“恶”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以“性侵”方式彻底搞垮与控制对方,这主要用来对付女性同类;一是以“欺骗”的方式,以获得自己想要的利益,这主要用来应对与男性的关系。

无法想像,雪穗这样一个看起来美貌而端庄的女人,内心竟是如此残忍。她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用尽心机,伤害他人也在所不惜,一次又一次。

雪穗所施“恶行”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呢?又是什么根源造就了她如此“恶行”呢?

从她的“恶行”,可以归纳出这样一条逻辑,那就是:


彻底地把自己保护起来,让自己能够不受伤害。为此,她用尽心机,铲除一切威胁到她安全的人,消除一切脱离自己掌控的因素,以及争取一切能够提升自我保护能力的利益(主要是钱)。


比如,初中时,她让男主去攻击同学女同学,就是为了铲除威胁她安全的人,因为这个同学在学校里散播她年幼时母亲的不堪事迹,使她感到了很大的威胁。因为继续下去,很可能就会让她内心“最深的秘密”被曝光出来,而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于是,她让男主去“性侵”这位女同学,然后她假装路过,救下这个女同学,以保守这个不足外人道的秘密,得以彻底掌握这个女同学。

这次恶行的得逞,使得她获得了掌控别的女性的法门。之后两次,就是如法炮制。

在读小说时,我一直有个疑问:大学时,她为什么要加害自己的“闺蜜”呢?这看起来完全不符合逻辑,没有道理啊。

仔细想来,我觉得有两层原因:

一层是出于妒忌,闺蜜一直是作为她的陪衬而存在的,但居然被大学拉丁舞社的富二代社长看中了,并把她改造成了光芒耀眼的新潮美女。显然,她内心对此产生了很强嫉妒之意,无法接受。嫉妒,其实就是内心感受威胁所产生的一种反应

第二层是出于安全,因为在某种程度上,闺蜜的恋爱实是对她的一种背叛,脱离了她的掌控,这让她无法容忍,她必须让闺蜜乖乖的听从于自己,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而她第一次婚姻则是一次彻彻底底地为了“金钱”的阴谋算计。她的结婚对象“诚”不仅是个富二代,家资丰厚,还是一个公司专管专利技术的中层干部。一方面,雪穗通过诡计让自己成为婚姻中的受害一方,通过离婚获得了很大的赔偿,比如,东京的一套价值数千万的店面房产;另一方面,通过窥窃丈夫公司的专利机密,告诉男主角,让他通过售卖这些专利谋利,同时自己通过内幕消息来炒股,获取了巨额的金钱回报。

在现代社会,金钱最大作用之一,就是给予人以巨大的安全感。

在本书的最后一章,作者借笹垣警官之口,告诉了读者雪穗“恶行”背后的根源:

在很小的时候,雪穗就被母亲出卖给那些恋童癖的男人,满足他们的兽欲。

不用说,如此遭遇,对于一个本应天真无邪的小女孩来说,是个多么大的人生灾难。

母亲,这个本应是最亲最疼自己的人,竟能靠出卖自己的女儿的身体谋利,真正是无人性可言;

嫖客,在幼女身上发泄自己的欲望,禽兽不如也。

雪穗小小的年纪,看到的全是人性中最为丑恶的一面。从此,这个世界,在她的眼里,只有无边的黑暗。

直到男主出现,将她从恶魔的蹂躏中解脱出来,才在无边黑暗中获得了一丝光亮。不过,男主自己从此也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他们就像是相互围绕旋转的黑洞,对这个世界都不发光,但双方是相互依靠、相互支持的唯一力量。

在小说中,雪穗有这样一段话,表白了自己内心世界: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你明白吧?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一个失去了对人性彻底绝望的人,心已经死去的人,该如何存在于世呢?

雪穗选择的是,彻底的伪装,把自己包裹在一层严密、厚实且沉重的心灵盔甲中。她应对这个世界方式,只有一个完美的躯壳,以及足以欺骗世人的聪明、乖巧与心机。她以圣女的面目伪装,用可以牺牲一切的阴毒,让自己行走在暗无天日的世界之中。

她可以伪装到什么程度呢?书中有个情节足以说明:

为了让自己的老公出轨,但又不想让老公感觉错在她身,她通过控制身体的感觉的方式,可以在老公爱抚下,阴道完全不会湿润,让丈夫无法进入,进而不能获得性满足。最后,又通过设计让丈夫故意遇到以往的暗恋对象,给他制造出轨的机会。

因为心早已冰凉死去,所以世上其他人都只是工具。只要自己能生存在下去,可以采取一切可以用的手段,不管对象是谁,从对手到闺蜜,从老公到继女,也包括照亮自己的太阳,为她牺牲自己性命的男主——桐原亮司。

白夜行

我想推荐它的原因一共有三点

至此,一本冷漠无情的“坏”小说被改编成了令人动容的“好”电影。
 
P.S刚看到新闻,说日本又要把《白夜行》翻拍成电影,扮演唐泽雪穗的是日本美少女堀北真希,不知道她是否能超越孙艺珍版本的唐泽雪穗。我本人是非常喜欢孙艺珍这一版的。
 
PPS:根据《嫌疑犯X的献身》改编的电影,虽然也感动了一大票人,但我相信那些人都是没看过原著的,如果看过东野圭吾的原著,就会知道孰优孰劣啦。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套用希区柯克的那句话:牛叉的小说常常不能被拍成让读者满意电影。

3

《白夜行》的男主角名为“桐原亮司”。他所做的主要“恶行”包括:

1)读小学时,用剪刀刺死了正在猥亵雪穗的亲生父亲;

2)读初中时,为了帮助雪穗,也是为了掩盖小学时的罪行,他攻击了对雪穗不友善的同校女同学,并成功嫁祸于同学;

3)读高中时,组织同学,提供男色卖淫服务,同时盗版他人的游戏软件,非法售卖;

4)帮雪穗,袭击了她的闺蜜,并拍下了她的裸照,使其与男友分手;

5)为了隐藏自己小时候的罪行,谋杀了意图敲诈勒索他的松浦,这个人是他家以前雇佣的店员;

6)他接近在京都医院工作的一个女性,通过医院的电脑获得其他公司的绝密技术信息,自己谋利的同时,也帮助雪穗炒股获利;

7)为了防止真相被揭露,他谋杀了私人侦探今枝;

8)为了帮助雪穗在第二次婚姻中驯服继女,他对她的继女实施了强暴行为。

显然,不管是强暴,还是杀人,桐原所有的“恶行”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帮助雪穗达成其目的,一是防止自己以前的罪行被揭穿。

与雪穗以伪装起来的“美好”自己“公开而靓丽”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不同,桐原的生存完全是地下式的,无声无息地生活在这个世界的“黑暗之中”。用小说中他自己话来说就是,“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其实,这何尝不是雪穗的生活状态呢!

它本质上讲,与内心已死、对人性彻底绝望的雪穗相比,桐原并不是完全失去良知的坏人,他所有做下的恶大都都是应雪穗的要求,以及守护他们的秘密而犯下的,而且犯罪显得很“克制”,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可以。

这一切又可以归结为,保护雪穗。可以说,这是支撑桐原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的唯一意义。

为了能真正保护雪穗,他将自己彻底隐藏于这个时间,时刻守护在她的身边。只有出现任何一点威胁到雪穗的情况或人员,他都会竭力去铲除,包括牺牲自己的性命,也毫不在惜。在他自己被警察通缉围捕,行将就范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把曾经刺死自己父亲的剪刀,刺入了自己的心脏。因为一旦被捕,他与雪穗的关系、共同守护的秘密,以及共同的罪行将不可避免地会被暴露。

为什么“保护雪穗”成为了他唯一活着的意义呢?

因为他的人生其他存在意义,在刺死自己父亲那一刻起,就永远失去了。对于东方文化而言,“弑父”是个不可饶恕的罪行,何况其父亲对桐原自己还非常的好。

比“弑父”更令桐原崩溃的是,他目睹了人性的丑恶,一个本应是心中之神的父亲,竟是如此的卑劣猥琐。这让一个孩童的内心如何接受呢?当他还发现自己的母亲在家里跟店员乱搞时,他就彻底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温情。世界对他来说,只是一片冰冷,最好证明就是,他做爱时,永远无法达到高潮。他只是一具人世间的空壳,除了保护雪穗,他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挂念。

雪穗通过伪装,活在这个世界上,她以无比的强悍才能抵抗无边的暗黑;而桐原则是通过隐藏,切断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几乎所有联系,以保护雪穗作为唯一存在的理由,让自己在生命的虚无中得到一丝挣扎的机会。

显然,他们的关系是不对等的。雪穗是桐原的唯一救赎,如果雪穗死了,他肯定不会活下去。而桐原只是雪穗对抗黑暗的一个工具。换言之,对于雪穗来说,桐原虽是其生命的唯一光亮,但并不是不可失去。失去了,无非是重归黑暗。

所以,看到桐原自杀的尸体,雪穗可以面无表情,可以头都不回一次,只是重新回到面对那些猥琐嫖客时,那种无边黑暗之中。

《白夜行》(1999年),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代表作。故事围绕着一对不同寻常的小学生展开。1973年,大阪的一栋废弃建筑内发现了一具男尸,此后19年,嫌疑人之女雪穗与被害者之子桐原亮司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一个跻身上流社会,一个却在底层游走。而他们身边的人,却接二连三地离奇死去。警察经过19年的艰苦追踪,终于使真相大白。小说将无望却坚守的凄凉爱情和执著而缜密的冷静推理完美结合,被视作东野圭吾作品中的无冕之王,被称为东野笔下最绝望的念想、最悲恸的守望。

第一点是全书的结构。通常来说,小说的结构多以时间、空间或者人物主线来展开。白夜行中也有十分重要的时间跨度。但之所以出色的原因在于,它展露时间跨度的方式着实令人赞叹。全书时间跨度为19年,而全书中少有提及时间的词语,都是由人物事件来奠定时间顺序。我也看过其他小说使用这种叙事方式,不过手法实在难以企及这样的高度。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方洛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4

不管是雪穗,还是桐原,他们的恶行,都无法被救赎,也无法终止,除非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无法被救赎,是因为没有人能走进他们深沉而黑暗的世界。

无法终止,是因为他们不允许,也不能让别人看到他们的黑暗世界。

生活在黑暗中,是他们的悲剧性命运使然。

而造成他们命运悲剧的,又是我们社会里其他人的恶行。他们是恶之花,更是恶之果。

深刻的悲剧,不仅在于我们能够理解他人命运之乖张颠簸,让我们能感同身受,更在于让我们洞察到酿成悲剧的人类固有的人性缺憾,使我们在面对这个世界时,能够多一份明悟,多一丝慈悲。

同样是写侦探小说,国内很多作者水平仍停留在奇技淫巧的设置,以及恐怖感的营造上,无法真正打动人心,我想根源就在于缺乏东野圭吾这样对人性幽暗的洞察与关怀吧!

上文引自百度百科,配图源自《白夜行》改编的同名日剧。百科所写的“无望却坚守的凄凉爱情”,以及上图中惹眼的“2006年11月11日”(日剧中桐原亮司和唐泽雪穂15年之约的日子),无不描绘了一篇青梅竹马爱而不能的爱情悲剧。然而实际上,舍弃影视作品中改编杜撰的部分,仅从原著角度来说,《白夜行》中是否存在爱情,尚待斟酌。

第二点是书中的人物,也是全书最大的亮点,甚至超过故事情节本身。特别是对于桐原亮司和唐泽雪穗的塑造堪称完美。如果说全书的其他人物生活在作者塑造的19世纪中后页的日本,那么桐原亮司和唐泽雪穗则活在他们两个人的世界——一个没有白天互为灯盏的白夜世界。书里用了一个最恰当的比喻来揭露他们的关系——枪虾和虾虎鱼

那么,先来回顾原文终章里雪穂鲜有的心声吐露:

“枪虾会挖洞,住在洞里,可有个家伙却要去同住,那就是虾虎鱼。不过虾虎鱼也不白住,它会在洞口巡视,要是有外敌靠近,就摆动尾鳍通知洞里的枪虾。它们合作无间,这好像叫互利共生。当互利共生的虾虎鱼死了,只留下了枪虾,她会失去保护而死去。

「あたしの上には太阳なんかなかった。いつも夜。でも暗くはなかった。太阳に代わるものがあったから。太阳ほど明るくはないけれど、あたしには十分だった。あたしはその光によって、夜を昼と思って生きてくることができたの。わかるわね。あたしには最初から太阳なんかなかった。だから失う恐怖もないの」。——唐沢雪穂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你明白吗?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唐泽雪穗

唐泽雪穗这样说: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样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这份亮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我从来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是啊,桐原亮司就是她黑夜中的亮光。

雪穗口中所指代替了太阳的东西,很直接的理解就是本文的男主人公亮司。正因如此,在太多的书评里,这句话被作为他们爱情的证明而反复提及。人们总是倾向于,将无法阐明和难以舍弃的情感,定义为爱情。所以只有先探寻爱情的奥义,才能更准确分析这部小说中的感情基调。

第三点我要说的是情感。我一直认为人物情感才是小说最重要的地方。如果要用一系列的词来描述白夜行的主题情感的话,实在难以取舍。白夜行展现了一个有一丝冷光的白夜世界,它就存在于我们这个纷乱的世界之下。立足于心,惊乱之外。

不妨先看看关于爱情的学术理论。美国心理学家斯腾伯格曾提出爱情三角理论,认为爱情由三个基本成分组成:亲密、激情、承诺。排除推理深究,可以看出,单从该书的整体阅读感受而言,雪穗与亮司之间的关系并不能完全以爱情来做纯粹的解释。

书中是这样写的: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一天中,太阳会升起,同时也会落下。人生也一样,有白天和黑夜,只是不会像太阳那样,有定时的日出和日落。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在太阳的照耀下,也有些人不得不一直活在漆黑的深夜里。人害怕的,就是本来一直存在的太阳落下不再升起,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自己身上的光芒消失。

将目光转向文中,挖掘更多的只言片语来搜寻和落实线索时可以发现,这本书在男女主角的心理描写方面极其隐晦,绝大多数情况都是通过不同人物的第三视角来猜测他们的心思。读者获得了所有线索尚不能得出确切结论,书中的角色自然更难看透这两位迷一般的主人公。但是,其他人的推理判断所具备的参考价值不容忽视。

这种对于人物情感的细腻描写实在是令人感叹,这是基于结构,人物之下的最重要的东西。从这本书中我看到了很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这就是我要向大家介绍的这本书,谢谢大家。

例如笹垣警官,是贯穿全文、推动事件发展和真相揭露的关键人物。他曾多次形容雪穗与亮司是互利共生的关系,类似于枪虾和虾虎鱼。普及知识:枪虾通常目不能视,但是善于挖掘洞穴,虾虎鱼会游来寄居在它的洞穴里。通常虾虎鱼坐在洞穴的入口处,枪虾忙着清理通道。当枪虾出来倾倒沙石时,它总把一根触须搭在虾虎鱼的身上,其他鱼来袭时,虾虎鱼一动身,枪虾就逃回洞中。

基于上述文字,很容易联想到:如果雪穗是枪虾,那么虾虎鱼就是亮司。雪穗并不会去执行杀人等各种恶性,多由亮司代劳。雪穗为两人提供更多的商业情报以获取利益,亮司为两人铲除一切阻碍并掩饰罪行。从事件的铺成来看,这种互利共生的判断非常准确。然而,上述这些都是用共生来解释的外在现象,他们以彼此作为共生对象的选择,当然存在更深层次的内在原因。

雪穗,无止尽的夺取名利,随时摆出匹配奥斯卡影后的姿态隐藏真实自我。她借此跻身上流社会,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女王。这一切,只因为幼年时,母亲不念亲情的背叛及恶魔们毫无人性的伤害,这些严重扭曲了那位少女的价值观和是非观。所以之后,无论已经处于何种地步,她想要的只是脱离被人摆弄的命运,成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于是,书中呈现的雪穗是一个攻于心计、无所不用其极的精致木偶。

亮司,无底线的违法犯罪,将道德与法律皆视若无物。躲藏在社会鱼龙混杂的犄角旮旯,没有道义与忠诚,远离亲情与友情。可你是否想过,看到母亲的不忠之前、发现父亲丧心病狂的嗜好之前、丧失理智亲手弑父之前,他只是个清澈的少年。明亮而青涩,为喜欢的女孩剪出精致的画纸。可是,弑父的一刹那,他已过早的埋葬了自己。不得不说,亮司是一具没有血肉、深陷沼泽的阴森骷髅。

两个自十一岁起,或者更早,便失去了灵魂的孩子,给彼此注定没有归途的无尽黑夜带来浅白色的微光。以此,雪穗可以“把黑夜当成白天”,亮司怀揣着“在白天行走”的愿望。作品名为《白夜行》,没有热只有亮的夜晚寒冰彻骨,然而倚着冷光他们依旧可以前行,即使故事的开端便明知无路可走。

所以他们的共生关系,与枪虾和虾虎鱼有所不同。达尔文进化论选择了懂得为生存而走到一起的枪虾和虾虎鱼,雪穗和亮司却因过早被丑恶和阴暗荼毒,迫使他们只能在彼此面前表露自我。两具没有内在的躯壳,将一直共生下去,直到肉体消亡。

终章里,亮司的死,一把讳莫如深作为契约的剪刀,结束了他们的共生关系。虾虎鱼的离开,同时带走了枪虾被捕猎者蚕食的可能。然而,面对永无止尽的夺取欲望,面对玩弄他人命运的残忍快感,雪穗至死方休。接下来,她会寻觅一条新的虾虎鱼,亦或就此一同消亡?小说戛然而止,结局不得而知。

白夜的冷光让人汗毛耸立,奇怪的是,结尾雪穗的“一次都没有回头”,反而让人感受到了仅存的温度。喜怒不形于色的雪穗,最终败给了彻骨的绝望,演技天后竟无法扮演好一位称职的R&Y店长的角色。于她而言,情感表达永远是隐藏自我,情绪冷漠才是真实的反馈。雪穗和亮司间的情感不是爱情,却是更加弥足珍贵的相互依偎。不论道德和人性,仅以此而言,在白夜中,他们并肩行走,心中便未曾绝望。然而从今往后,即使雪穗可以在末路穷途上继续彳亍 ,周遭的幻夜比之白夜,终究少了亮。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东野圭吾,冷光中的末路穷途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