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娱乐网站:我愿意喜欢,迷走于江湖

    如甄子丹所说,和尚告诉他 这个世界看似没有关联的事物,其实也会因因缘而联系到一起。如果甄子丹没有打死两个在逃犯 金城武就不会来这个村镇调查,不调查就不知道甄子丹的真面目,本可就此改变,但要不是金城武的偏执,他就不会去借钱要捉拿甄子丹,这样就不会有告密的事情,村镇也就不会被烧。金城武本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使者,却没有想到摇身一变成灾难的导火索,所以他内心的真性开始与他斗争。他不知道这个“道”应该怎么走。

《武侠》有云南边陲的小村风貌,也有田园牧歌的最后怀念。陈可辛刻意放入山歌、成年仪式乃至是鱼鳔安全套,很多是无助于剧情故事,平添了笑料。这只能说是个人趣味,而不是武侠的情怀。当新派造型的金城武遭遇老派模样的甄子丹,《武侠》始终没能解决它的最大问题——即如何统一并行,并且颠覆观众印象。在寻找更高、更强对手的商业要求下,金城武一线草草了事,结尾堕入了老一套的标准对决当中(看得出许多不自然),委实有点无可奈何。这是《武侠》之伤,更是大片之痛。好在,有那个爆笑的瞬间在,当王家卫、侯孝贤和贾樟柯蓄势待发,我不相信,你能猜对武侠的结局。

纵使我有千百个不喜欢,但仅仅一个我喜欢就秒杀一切,那就是老爷子被雷劈了。武侠我不在行,只是男友推荐时说结尾很有巅峰武侠小说的造诣,当时就从他整天神经兮兮地讲天人合一了然了个大概。以至于当看到一家子坐下来吃饭时,我一度怀疑结尾是陈可辛要让老爷子悔悟过来,退出江湖和他们一家其乐融融地在一起了,
男友棒喝:他死了。
死了?我又谋划着他是自杀的,
男友:不是。
我:那就只剩被雷劈了!!
男友:擦……

《武侠》演了什么?看完之后,关于情节,我确实也比售票员多不出几句话来。一言以蔽之,《武侠》的情节很简单,画面很唯美,人物很拧巴,观念很西方。

       对于金城武来讲 他的死只是预示着他的另一个开始。这副人身只不过是个臭皮囊而已。

其次,有人怀疑甄子丹是不是《叶问》附体,不然何苦首尾来一场家常便饭、按时起居。其实这不是什么紧要事情,并非甄子丹演得像叶问或者《叶问》影响了《武侠》,而是甄子丹他怎么演,最后都只能是甄子丹。再到不练神功,爱“科学”更爱“说法”的金城武,人物精神分裂的纠结设定,一直到重返现场、模拟凶杀过程,我都错觉他是在重演《伤城》,走错了片场。这可能真是一种错觉,却多少说明了《武侠》在风格上无法做到统一。尤其是七十二地煞冒出来后,电影就彻底断裂了,没金城武什么事情,也多出来了莫名其妙。

至此我们看到陈可辛似乎野心颇大,他要抓住的东西太多了,但很多都是如此的生硬,为了精彩地推理穿插了那么多的点以彰显中、西方的各种文化、思维,即是一种融汇又是一种碰撞,想法不错,就是赤裸裸地来也未免太不避嫌了。尤其徐百九这个人物,用了很多心思在他身上,背叛让他铁心走法律狂人路线,妻子因为他逼迫岳父而彻底与他决绝,傻帽样自己出钱讨追缉令,甚至导演宁愿将一部电影中有限的戏剧性投注在他身上,大家发现他曾经到过屠户全家被杀的案发现场没?编剧可能想说血腥的场面令他没来由的加赠了对凶手的厌恶,可剪辑师完全不配合有没有?编剧令这个角色充满了可能,可剪辑师却彻底将这个角色毁了,只要有一个情节点你抓住了好好渲染下,金城武就伟岸了有没有?虽然金城武已经大叔了,姐还是实在批不下去,只好拿剪辑师说事,望大家谅解啊。毕竟剪辑师要考虑电影的时间,更多的是需要演员通过有限的时间来展现人物内心。

最拧巴的是故事里的人物设置,好像刚刚留学回来,突然放到了中国的叙事环境中。最让人不可思议的人物就是金城武饰演的捕快。这哥们一心追求的是法律的公正,在县太爷已经宣布结案的情况下,执意留在村子里继续调查真相,通过种种细节,最终逼问出了甄子丹的身份。有些影评介绍金城武是“中国的福尔摩斯”,我完全不能认同,在我看来,金城武在片子里就是个偏执狂:为了调查真相,不停地追问当事人的隐私,居然还住在甄子丹和汤唯家里,大半夜的跑到人家床边看甄子丹是不是眼睛里冒着绿光;为了试探甄子丹是不是有功夫,不惜把甄子丹推到河里去,后来还砍了甄子丹肩膀一刀;在查明甄子丹就是黑社会组织出走的二当家之后,一定要县太爷给他传票;县太爷开出了一张传票5年年薪的价后,金城武走投无路,居然跟他前妻去借钱!他和前妻的对话交代了金城武的偏执狂由来已久:因为发现岳父卖假药,所以执意要大义灭亲,即使岳父跪地求饶也不行,他岳父一生气就自杀了……好吧,鉴于演这个角色的是这么帅的一个帅哥,我只好理解了金城武的苦心:总得有个人推进这电影的情节吧,帅哥不做偏执狂,谁做啊。
当然,与此相比,更加拧巴的是对“武侠”的解读。甄子丹对解读“武侠”身负重任,在片中还保持着《叶问》中完美男人的形象——重感情、顾家、身怀绝技、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最难得的还是举手投足间自信满满的谦和。这么完美的男人在片中却被置于一个很拧巴的家庭环境中,他的父亲生性残暴,从小的教育就是逼他杀人。在一次灭门案后,甄子丹突然醒悟,父亲为他展现的生活错得如此离谱,便不惜离家出走、假死、自断手臂;父亲为了让儿子屈服,甚至要杀掉自己的孙子。甄子丹的亲妈也表现出了土匪的残酷,对自己儿子下的都是狠手,后来被甄子丹推河里了。甄子丹的选择代表着影片对于武侠的解读:身怀绝技之人更要遵从良知的安排,无论之前的道路是谁为你安排的,都要勇于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无论付出多大代价。这种价值观在传统中国的语境下多少有些争议: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最不济也要除暴安良,拔刀相助;而《武侠》中的这位英雄却是因为自己的选择,给村民和妻儿带来了杀身之祸;面对黑恶势力,打又打不过他的变态爹,如果不是适时的雷劈,他这样拧巴的选择真不知如何收场。
甄子丹在片中面对的拧巴,折射着西方通行的价值观在当代中国的尴尬——听自己的心,按自己的意愿生活,是要付出连累亲友的代价的。如果希望能够一直安然无恙地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那你只好每日按时早起,祈祷种种变态的力量死于雷劈。
有很多人对片子的结尾很不满意:邪恶势力居然是死于“天意”,还不是正义力量杀死的,这样的价值观也太悲观了,这样的情节也太牵强了。呵呵,我倒是觉得,这样的结局还算写实,雷劈也是惩恶扬善的一种可能性嘛。至于为什么不用其他方式惩恶扬善,原因嘛,你懂的~

PS : 金城武看甄子丹时 眼睛里好有爱啊

最后,就是王羽和《独臂刀》了。既然不管科学与伪科学的争执,这里也就不计较断左还是断右了,也许陈可辛和甄子丹就是要玩个不同。有人说惠英红演得很到位,可惜一看到阿姨杏眼怒睁的诡异出场,看到她跟王羽争相用力暴露杀气,我就有了一股笑场的冲动。好在,惠英红的打斗身手还是相当漂亮,完全盖过了结尾的雨中大战。当陈可辛辛苦找来了王羽,甄子丹自然不能三拳打死老师傅,更何况,那还是他父亲。如果没有解决办法,父子间的打斗可以无休无止,直到两个人同归于尽,是为悲心彻骨。然而王羽年事已高,甄子丹更是透支身体,这场打斗能速战速决最好。所以《武侠》之后,电影院外会流传一个笑话新编:隔壁家的老王,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至于主角,至少是无过的,武侠大家的形象塑造不同其他,演员还真要有几分悟性,像杨紫琼打到今天也没见好了多少,甄子丹也越来越有李连杰的老道了。中国武侠电影这几年,似乎导演们都将赌注放在了甄子丹的身上,子丹回去要长啸一句:叶问没有白拍啊。

《武侠》集结了好莱坞大片的所有要素——英雄(甄子丹),美女(汤唯),偏执狂(金城武),邪恶变态的黑势力(演员面孔很生,饰演片中甄子丹的变态爹);经过正义力量的惨烈斗争,邪恶变态的黑势力被雷劈了。这样简单的一个情节通过金城武破案来层层推进,逻辑上有很多牵强之处,但由于画面很唯美,小悬念做得很好,气氛营造得很足,当场很吸引我。如果让我用票价来让我给这部电影打分,我觉得这电影可以不退票,但是让我再加价我就会很不悦了。
不悦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种种的拧巴,导致电影不够流畅,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往内心观照。甄子丹的内心已经很坚定 没有唐龙 只有刘金喜,所以家族势力再怎么黑暗强大也动摇不了他。而金城武随着与甄子丹的不断深入接触,知道自己应该怎样行道。所以结尾老头的死看似很搞笑却也是神来之笔,俩位仁兄的真性感动了上苍,神灵们一向是很幽默的,所以就有了个这么个画面做结尾。

按照时间的远近,《武侠》首先会让人想起去年苏照彬的《剑雨》,杀人高手隐姓埋名,过起了平淡至极的平民生活,这个不用猜。两部不同片子,一个相似的归隐主题。又正如朋友所分析的,归隐到最后注定会变成古典式的命运悲剧。在《武侠》里,它成为了两个家庭的纠葛,一场压轴的父子对决。新仇旧账,一并清算,人人都爱大团圆。

这个死法其实陈可辛一直在铺垫,吃饭的时候,唐龙的手臂上一直有漂亮的水花滴下来,个个都是特写,总不至于天要给他消毒吧?肯定有原因的嚒。让一个儿子杀死父亲,况且这个儿子还是有几分了悟的,如果真是这样,导演这样公然挑战中国人伦未免大胆。中国传统文化中父亲对儿子失望处于管教往死里打儿子,打着打着儿子就断气了,这是可以接受的,但儿子对老爸忤逆,除非是气死老爸的,否则就算父亲再暴戾,再变态,万万杀不得,这个,基于普世价值的限制,导演肯定知道是地雷。那么陈可辛又不让老爷子悔过,又不让他自杀,又不是剩下来最强的他儿子杀的,难道是什么人造小聪明小意外,毕竟金城武也要有个着落啊!!当金城武这家伙又执着地在地上插针的时候,我又操心了一番,这不就前功尽弃了吗?导演前面那么多纠结的感情渲染都白搞了,难道难道我要启动最后的王牌?是的,杀死他只能诉诸自然界的力量了。其西方我不知道,在中国最常见的就是遭雷劈,罗林肯定不会想到用一个雷可以利索地解决伏地魔。我不禁唏嘘:死得好!!!

昨天买票的时候,听见有位老头儿问售票员《武侠》的剧情。在资讯发达的今天,售票员对于这样的问题有些不耐烦,很简单地回答问话的老头儿:“就是武打片,甄子丹、汤唯、金城武演的。”
“演的啥呢?”老头儿还是继续追问。
“你看了就知道了。”除此之外,售票员也说不出啥来。

      比我预想的完全好很多。
   
    总体两条线索。人人皆可成佛。甄子丹由于家庭背景的原因,父亲的教导,对杀人毫无感觉,而第一次触动了他内心的心性,知道父亲是错的就是在他去杀屠夫一家 看到那个没有断气的孩子。知道自己是在残害生命,于是他改名换姓,远走他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个过程是艰辛痛苦的,要为过去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于是有了后面的一系列。

按照陈可辛的解释,他是想不出《武侠》该叫什么名字,索性直接以类型片的归类来命名,就好比美国人该拍一版《西部》,日本搞一本《时代》。当然,陈可辛想不明白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甄子丹该打谁了、金城武要怎么编、结局又得用哪种死法,众多顾虑都决定了《武侠》不是一部酣畅淋漓的喷薄作品,而是一部肆意拼贴、塞满致敬的当代大片。更加不幸的是,在很多人看来,一部叫《武侠》的电影,它恰恰会缺少狭义武侠的真正灵魂——这不是玩一回独臂刀、插几根银针就可以解决的。陈可辛试图通过大量的细节着墨,来成就一篇关于武侠的大文章。结果影片呈现出一拼盘模式,风格杂糅,太多的自说自话,对整体损害不少。

这是少有的我不喜欢金城武,发生在徐九百身上的一切都那么的不和谐,首先,他对于法律的执着是如此的缺乏有力的动机的推动,一个少年下毒害死养父母,他自己死里逃生,这本身是可以支撑起他一根筋地追求将犯人都绳之以法的,然而金城武的表现还比不上日剧里的侦探狂人呢,追查真相时不够神经质,光在详细计算刘金喜下落时的空气动量了有没有?回来后问老婆借钱去擒贼,拜托,他真正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官的合体啊,从中完全可以看出中国捕快的强大职能。没有配合的捕头,没有钱,终于啊编剧逼着金城武发问了:这是啥子世道哟!不可谓不用心良苦啊!只是老婆那一句:不原谅是需要惦记的,本来可以撒一把热泪苦情英雄一会的,可惜金城武又带过去了,没抓住机会拧巴下观众。唯一印象深刻的场景就是在森林中那个害怕啊,可惜还是过了点,之前的咄咄逼人跟之后的全抽风式决心追捕显得脱节了。还有一处转变也唐突地很,捕头们说先出去躲着,等下来收尸,前脚走,金城武就帮着唐龙装死,有没有搞错啊,剪辑师!你好歹让人家悟起来为了法律到底值不值得这么做啊,你剪得也太基因突变了吧。其实看这个人物不爽,说到底还是这样一个律政佳人放在那样的中国历史文化背景中是如此突兀,中国文化很难孕育这样煽情的怪胎吧!

    而另一个就主要是针对金城武这位正直的人。佛说:不住于心。即不执着于万物,不执著不仅仅是不执著于贪念,不执著于妄想,同样要不执著于自己的成就,而金城武却恰恰过分执着于自己的正义。他认为一切应按法办事,自己是伸张正义之人,他执著于此,即使看到村里人都这么喜爱甄子丹,这也改变不了他的观念。可恰恰因为他的偏执 给这个宁静的村庄带来灾难。

当甄子丹急欲同过去决裂,那也是陈可辛面对传统武侠的态度,然而他又割舍不了。更何况,他的自我认识和类型缺陷也影响了创作——毕竟这只是他眼中的武侠。当甄子丹面对父亲,同样会令人联想及陈可辛与父亲的关系。他从父亲身上获取经验,走上了电影之路。现在是一边重拾过去,一边又想着另辟蹊径,苦于没有两全法。至于从更高的角度去看待,在合拍片的浪潮中,陈可辛显然不是最赚钱的香港导演,然而面对内地制作环境,他已经是融入得最好的一位。

我不喜欢,云南人民唱起山歌来反对金城武时很有北京范儿有没有,大家齐声声地喊“你说讨厌不讨厌”,我一个冲动就想掐个兰花指回到:讨厌死了呀!!还记得金城武问小捕快为什么人家犁地时要喊妈咪妈咪哄,小捕快一脸哈姆雷特地说:那是因为土里有许许多多的小生灵啊。我的气血一下子堵出一个血栓来有没有啊!!编剧啊,你真是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

《武侠》并未出现最为必要的侠义精神,甄子丹身上肯定没有,金城武则表现得更像个现代侦探,处事方法和逻辑推理都有点超越、跳脱。再到情怀,那更多是来自电影以外的宣传强调。具体于影片当中,“武侠”似乎成为了纯粹的展示,影片更接近动作或功夫电影。如果把时代背景放进去,无论清末还是民初,当革命之火已经在中国遍地燃烧,这边的“武侠”,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即将消亡。如果宽容去看待,毫无疑问,《武侠》只能是一部旧式武侠。要攀新武侠的姻亲,实在有点不够格。

死的那么的中国化,死的那么的天理不容,死的那么让人没有白操心。这个很像《剑雨》的结局,武功再高强的杨紫琼也不能亲手毙了他的变态师父,她非得一死再死,虽然怎么都死不掉,但是论及惩罚强大的至恶,一切要交托上天,或者命运,反正他得自己毁灭,这力量不能出自他自己以外的世间任何力量,否则他就不是至恶,那电影的价值就低了。《风云》也是如此,雄霸要是最后被风和云搞掉了,那就太符合众望了。啥叫升华,升华就是搬出文化来,你看人家《哈利波特》,伏地魔总要靠哈里的勇气搞死的,因为上帝都懒得对付他,有哈利就够了。中西文化差异可见一斑!

我不喜欢,你从眼睛充血看出心肌梗塞,你从一身邪气知道眼珠要变绿,你通过空气啊,密度啊,速度啊知道他会轻功,你看到蚊子贴不了他的身知道他气功了得,你知道荆州也有什么辟邪的丸丸,你知道奔放的少数民族对婚姻要开放的多,所以你让刘金喜多了个儿子啊,我赞美你啊,你——学贯中西融汇古今的编剧,这其中融合了多少中医,穴位,道学,民俗风情的东西我都没话说,可是那些硬生生搀和进来的西方推敲逻辑是这么的倒胃口啊。

回到《武侠》里来,最后我不得不推翻前面“纵使我有千百个不喜欢,但仅仅一个我喜欢就秒杀一切”的自大,因为我还有一爱,在金城武低迷,甄子丹专心打架的情况下,电影就只能仰赖汤唯了。这妞是如此给力,没白白被封杀啊,太争气了。前面的平淡隐忍小心翼翼与后面的惊恐以及对丈夫爱情的失落形成了一张一弛的鲜明对比。直到她把门锁了,扑在门上扭曲地哭的时候,这种力道的把握令我想起了东邪西毒里挂在树上扭着哭的陈青霞。这里陈可辛将一个历来武侠导演们都愿意含糊带过的一点摆到台面上来了,但凡女人死了的倒好,没死的岂不拖累大侠个个做杨过张无忌韦小宝?其实大家都没有敢问大侠:大侠怎么了,大侠心怀大义就可以不拿人家的感情当感情啊?
至此,我终于了然影片开始时她起床时那种惨淡的眼神了。她洗鱼鳔时的忐忑之情与丈夫大不了多养个小孩的无所谓形成了鲜明对比。唐龙云游临走时,那一句“晚上等你回来”,太牛叉啦,这句台词一下扭转了中国女性在男人顿悟决定远离俗世时的不利局面有没有?我只能说:汤唯对故事文本的解读,对人物心理的发展梳理的太顺了,每一步的表演都那么到位。只是那个畲族的帽子戴的难看了点,记得孙俪在《霍元甲》中也带过那么一定少数民族的帽子,人家就戴的非常好看,非常花瓶。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太阳集团娱乐网站:我愿意喜欢,迷走于江湖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