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逢生的逃避,阳光下隐藏的真爱

申爱就是羔羊,带着爱子沿着迷途,迁往密阳。那里曾经生养了并不爱她的亡夫,她以遗孀的身份携子归来,只为了在世俗框架里,为丧偶的婚姻画上完满的句号,也隐去了“被爱情冷落”的不愉快。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黎耀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个面容憔悴并带有一丝忧伤的女人申爱,带着儿子从首尔跑到已逝丈夫的故乡密阳重新过活。在修车老板宗灿的帮助下申爱的生活逐渐步入了正规,不料儿子却惨遭绑架,最后在警方的协助下在湖中发现了儿子的尸体。这又一沉重的打击让申爱深陷绝望与悲痛的深渊中,渐渐地在虔诚的信仰中重拾自我,又在残酷的现实中迷失自我,最后在怨恨与伤痛中自暴自弃到自我放弃。片名密阳,顾名思义带着一股神秘的气息与希望的意味,但影片中所呈现出来的则是一个女人悲痛欲绝后的自我沦陷,与一个单纯男人的痴情爱恋与追随,在我看来这部电影不像是部爱情片,更像是对“人生是美好的吗?”这一问题的又一次质疑。

然后,她继续演,全心入戏。作为大城市来的艺术家,她不可能经济拮据,而是应该大手笔置业,推动音乐教育行业发展,提升小镇的人均素质。乡下人尊重的目光和热情欢迎,是她屈尊至此应得报酬,至于金老板鞍前马后的周到照顾,只不过是庸俗男人对高雅贵妇的义务,还不配凭此升格为备胎。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天空中照耀下的每一缕阳光中都充满上帝的爱,只是没有信仰的看不到罢了。 真的是这样吗。 申爱带着孩子来到亡夫的故乡密阳,提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密阳是个怎样的地方阿? 宗灿作为在这片土地长大的小市民回答显然并不让申爱满意。 밀是秘密양是阳光, 밀양 就是秘密的阳光。申爱喜欢这个解读。 申爱来到密阳,大概就是想要让孩子在亡夫长大的地方,在丈夫口中安宁祥和的小镇,在秘密的阳光中美好的长大吧。 但大概很多事都总是事与愿违吧,在密阳等待她的事并不美好。 因为一点点的虚荣心申爱在人前说要购置地产,因而孩子被绑架被索要赎金时却没有足够的钱被撕票。 俊儿的死对申爱的打击无疑是沉重的。丈夫死后孩子就是他的全部,是她的精神依托。 于是她把所有的精神依托转向了宗教。 在教堂里放声大哭,颂唱圣经赞美真主,跟着大家一起笑,相信所有的苦难都是上帝的旨意,在每一缕阳光路里都藏有上帝的爱,但她是真的解脱了吗? 不虔诚的宗教徒身体里藏得永远是一颗不安躁动与迷茫的心。 事情的转折点发生在申爱去看守所准备宽恕杀害孩子凶手,此时的申爱无疑还是带着恨意的,因为恨,所以才要宽恕,宽恕是为自己内心的安宁,寻求自我的心灵救赎,也会让被宽恕人中更加不安,从某些方面来说宽恕也是一种报复。虽然我可以原谅你,但是你一定不可以自己原谅自己。 所以当申爱在与杀人犯的对话时发现他也相信上帝了,说他已经得到上帝的宽恕了的时候,她却崩溃了。因为她已经没有权利宽恕他了,“以德报怨”是宗教倡导的,但所有的宽恕无疑都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宽恕者必须是高姿态的,站在制高点上的,如果被宽恕的人根本就不需要你的原谅,内心平静,已经解脱,甚至还对你心存怜悯,那宽恕也就无从谈起了。 既然无法从宗教中获得解脱,申爱把对宗教的依赖全部变成了无尽的恨意。 她开始仇视宗教,破坏集会,甚至引诱牧师,来报复上帝。宗教并没有给申爱带来真正的解脱,解脱的法门也正是所有宗教都在探讨而没有最终结果的。 李沧东显然并不是一个反宗教主义者,虽然可能信仰基督的人看了本片会不适,但是导演只是抛出了一个问题,一个终极命题,人怎样在痛苦中寻求解脱。这个问题李沧东也没有给出明确答案,但他也给了一个暗示,那就是一直陪在申爱身边的金老板。 金老板把对申爱的爱化成了陪伴,这种爱是义无反顾的,无条件的,守护着申爱在她身边。他不介意申爱的拒之千里,在申爱最难过的时候一直陪在身边,这种柏拉图式的精神爱恋也正是李沧东所追求的。 就算是申爱最终不信上帝了,但也不能否认她身边还有这样一个天使般的人。 宗教给予不了的解脱,或许爱可以。 影片的结尾金老板为申爱端着镜子,默默的看着申爱剪头发,镜头缓缓转向别处。 Love is the drug but Love is the antidote 爱就藏在最隐秘的阳光里。

难道我们的天父没有权利管教他的儿女吗?

憨态可掬带着一股脑痴气的宗灿只是一个三十九岁的质朴单身汉。爱上申爱后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如同天使般的小跟班,帮助她安慰她照顾她,但他默默的付出与热情的过甚让申爱无比厌烦,却让观众有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的感觉。他可以为了申爱义无反顾的投好于宗教中,不离不弃的陪在她身边,无怨无悔为她无私的奉献。宗灿的爱似乎可以冲淡充斥于影片中的残忍与悲情,对于申爱悲惨的人生境遇来说宗灿的存在其实无比的重要,宗灿的爱就像是影片最后的那一束温暖的阳光,温暖人心,并成为申爱劫后余生后的唯一慰藉。

杀人、偷盗、奸淫,甚至妄念皆可以是罪,但是只要有一个机会,多数罪人都会忏悔自己的无知或是逼不得已。于是,恶魔粗暴地宣扬弱小才是罪,上帝则让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是迷途的羔羊。我们更愿意相信上帝给出的故事,尽管羔羊就是弱小的象征。

如果说对上帝的信仰并不能解救她,那么她失去对上帝的信仰又怎样呢?这不是上帝的错,这是人不信仰的悲哀,她的跌倒,都包含着上帝的爱,只是她只要她自以为是的爱,并不理解上帝的爱。

然而当申爱以为自己可以走向希望光明的生活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事又再一次将她打回了原型。当申爱决定敞开心扉原谅杀死自己儿子的罪犯时,却没想到罪犯却心平气和的说自己早已在上帝那得到了谅解,获得了救赎。申爱走出监狱后立刻晕厥了过去,再次重回了悲痛的怀抱。此时此刻的申爱自认上帝背叛了自己。毁了自己人生的人竟然也可以如此轻易的获得上帝的原谅,不必得到被害人的原谅只要向上帝伸出援手就能心安理得的过日子,这种“人人平等”的信仰让申爱更加深陷于绝境中,难以自拔。随后申爱开始向上帝展开“报复”,在教会奋力的拍打着桌子,表示着对上帝的抱怨与愤恨,在传道场所播放“都是假的”的歌曲,勾引牧师,向为她而祷告的家里扔石头,一直到最后的自杀。从对生活境遇无力的痛再到对宗教信仰极端的恨,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一直都是申爱人生的悲面性。

However,那个loser擅自求得了上帝的原谅!没办法,在上帝面前,我们都是罪人,罪人对罪人继续犯罪,在上帝看来没有性质上的差别,就一并原谅就好了。可是,失去了原谅特权的罪人,凭什么要多受那一份罪呢?被引上正途又能有什么卵用?没有被公平地补偿,羔羊一样会起义。

 

不愿相信丈夫有婚外情的钢琴教师申爱,深深地思念着在车祸中丧身的丈夫,不惜离开自己所熟知的首尔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密阳,只因丈夫时常挂在嘴边想要回家乡的一席话。加上后来申爱与弟弟的谈话由此可以看出申爱是一个不愿面对现实,逃避生活现状且无比脆弱的人,似乎这种遭遇巨大伤痛后的自我意识在不知不觉中已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影片一开始申爱的身上就带有一种忧伤的气质,再加上呆滞的眼神与孤独的背影,有种徘徊在绝望边缘的感觉,更为这部影片营造出了一种悲伤的氛围。到达密阳后申爱开始试着融入新的环境,教钢琴找投资疼孩子,申爱的脸上渐渐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但与此同时生活的劫难随之也向她伸出了魔掌。

“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from《圣经》

申爱真的昏迷了,在看守所外跌倒——这个跌倒的镜头大有深意,她不是在人面前跌倒,是在神的面前跌倒了,她的跌倒并非来自犯人给她的刺激,而来自她不再信仰上帝。

(写于2010-04-26)

附言:非要有信仰就信道教吧,神多一点,既有利于分工,又能接上地气,还能带动文创产业。小神管小事,大神管大事,什么事没管好,可以问责具体的神,这个神干不好,还有机会让凡人得道补位,横竖都不会让人对体制彻底没了盼头。松散的体制更具备反脆弱性,我们都相信,却不放任。自己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不是空口哔哔什么“慈悲为怀”,而是坦然求真,不违心求善。

 

这部电影将悲痛以叠加的形式出现,从丧夫,到丧子,再到对上帝的丧信,三丧相继叠加将“悲伤与绝望”渲染到了极致。人生到底意味着什么?当伤痛不断席卷而来,体无完肤后只好钻进宗教若有似无的信仰中寻找自我安慰,梦醒后才知道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并非因自身的宗教信仰而存在,这是申爱极为悲苦的人生写照,也就是因为她一再的逃避,才造就了她悲剧般的人生格局,为了安抚内心的丧夫之痛抛弃以往的一切远赴密阳重新过日子,为了得到丧子之痛的慰藉完全沉溺在宗教信仰的世界中,当一切的逃避点(心爱的儿子惨死在密阳,凶手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上帝的谅解)都毁于一旦时,也就丧失了活着的基本意义,以至于后来才会有割腕自杀的一幕。逃避换来的结果往往都是双倍的伤痛,以及难以识辨的迷途,也许只有面对现实才是寻获人生意义与真谛的唯一途径。

对于神的存在,弱者重来都是默认的。申爱一开始所谓不信看不见的东西,却并没有直接质疑其存在。她的不信,只是不信任,对自己的人生不愿意让渡出控制权,结果丧子之痛让她妥协了,妄想绥靖于上帝的权威,得以攫取到刚好够用的权利,参与维护世界真善美的大事业中。以满足权力欲,同时可以苟且心安为回报的信仰,无非就是“跟着你有肉吃”的逻辑,那样,能饱食一天就感恩一天吧。

福音告诉人类,人不幸福是因为人离开了神,灵魂处于死亡状态;人陷入命运的诅咒是因为离开了神的人就被撒旦所掌控;世上唯有福音能解决人和神分开的问题,解决诅咒的问题,解决撒旦的问题。

得知儿子被撕票后,申爱无可救药的崩溃了,她声嘶力竭的宣泄着自己的情感,苍白的脸不断的抽搐,泪水无止境的流淌,失去孩子的那一刻她彻彻底底的掉入了绝望的枯井中,孤立无援痛彻心扉。于是之前对上帝不屑一顾的申爱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宗教信仰中,只为从上帝那得到内心的安抚与慰藉。申爱毫无保留的在教会歇斯底里的宣泄着心中难以言喻的悲痛,逐渐申爱完全听信于关于上帝的一切,极力掩盖着内心的痛楚试着走出以往的阴影。我并非一个基督徒,但就影片而言我觉得申爱对于宗教的信奉像是在寻获一个精神的寄托与宣泄内心情感的渠道,可以治愈内心伤痕的良药,可以在精神上得到无限自我安慰的工具,更像是将自身浓缩在一个制造诸多美好意向的世界中的自我麻痹。

“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让我们身上有了光,也不计较我们趁机给世界留下了影子,影子里面藏着俗人仅有的那一点不堪的算计。宗教总喜欢原心定罪,闹得谁都需要影子,还必须藏着掖着不敢张扬。该被法律制裁的人,是因为影子太小,邪念没藏住而污染了行为。那怪上帝咯?不怪也行,当上帝必须帮忙当责任。“我是打工的,有事去找老板。”=“我是基督徒,有罪上帝罩着。”难怪上帝不能被看见,因为他无所不在。

【创 1:1】 起初 神创造天地。
【创 1: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 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创 1: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创 1:4】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歌声中,申爱领宣告着妄想的脆弱。上帝高高在上,that is ok,但是,凭什么所有的罪人能一律平等,要平等的话,也该把自己遭受的无妄之灾清算干净。行为的罪、语言的罪、思想的罪,全都被配给了标准化工业生产出来的“原谅”,那还不就是要一起吃大锅饭?上帝创造了一切,应该交由圣徒来管理。早已作古的圣徒们都无不是吃得苦中苦,实现了神迹,才得以升格为上帝的代言人。而申爱也自感为天选,谁能如她那样,先守寡后丧子,还毅然选择赞美上帝和他创造的世界。

太阳集团娱乐网站,由此可以联想到她并不幸福的婚姻,她曾说如果不是结婚早,会继续弹钢琴。早婚的女子大多童年的家庭缺乏安全感,所以成年后才会有从爱情中寻找安全感的念头。但她和老公的关系并不好,她老公有小三,虽然她极力替亡夫辩解,还对车祸死去的前夫念念不忘。她给自己装上了一个套子,在这个套子里,她把自己假想成一个虽然失夫但一直没有失去爱情的女人,甚至可以为了怀念那份爱情放弃首尔来到秘阳这个人越来越少的小城市里,她给自己编织了一个童话般的外衣,在一份艺术化的幻想中生活着,一直到她荒诞的谎言引发飞来的横祸。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沉迷录】

 

然而,原谅罪人的权限被上帝紧紧攥着,垄断恩泽的供给权,那他还有什么值得申爱追随的?原来最虚伪的,不是自己的影子,而是光的源头,对信众不设门槛,美其名曰的博爱,实际上贪得无厌,连最无良的罪人都稀罕招揽,如此就不配再有圣徒拥戴。作为孤寡的弱女子,申爱自知没有起义的资本,便自然地倒向圣徒的对立面,尽情地渎神吧,启发不了庸众也能图个心里痛快。

 

全靠自己搞怪也是无趣,上帝只管在穹顶之上见怪不怪?“你看见了吗?看见了吗?”没有任何反馈,抗争就无法形成互动,久了也就没劲了。

出院后的申爱,借剪发来剪掉过去的伤痛,但却在理发店与仇人的女儿相遇。上帝的安排真的很有趣,当申爱又一次妄图以行为来欺骗自己、告诉自己重新开始的时候,上帝把这样的试炼放在她的面前,上帝不允许她有一丝一毫的妄饰和逃避,直接让她与问题面对面。所以她再一次看到了自己的软弱,就像她虽然怀着撕碎杀子犯的恨心,在面对杀子犯的时候却受惊一样的低头躲避了。头发剪了一半的申爱跑出了理发店,再一次仰头问天:WHY?为什么是今天?——申爱真的信有上帝呢,她只是上帝一个不愿意顺从的孩子,就像理发店里那个犯人的女儿,不懂父亲的爱而犯错,所以被送进了青年管教所。

最是当她感觉新生活渐入佳境时,报应却无须铺垫的来了。爱子被绑票,独身母亲自然会不知所措,家当根本不够,小镇的警力如何叫她放心,然而,她放弃了向金老板求助,看不上对方的傲慢使她试图独自守护新生活。

申爱的人生是破碎的,她的童年就遍布阴影,电影有一段她精神受刺激时的自言自语,可以看出她不幸的童年——12岁一哭就被关在洗手间里受罚,在自己家里抽烟,用勺子敲自己脑袋,想去音乐学院,有人不让她去……然后她骂到“猪狗不如的家伙,色狼!”

申爱啊,从一开始你就在演,贤妻、良母演的都还算合格,可想成为圣徒就太挑战演技了,毕竟你并不博爱,没兴趣帮助弱者,还随意迁怒于人,连叛教者都被你演的乏善可陈。这么看来,那个对你用心端正,不离不弃,甘做全职备胎的金老板,哪里配不上你了?

活在阳光下的我们从来没有想过阳光的恩惠、那每一缕阳光里蕴含了什么,但是《秘阳》借着那个看起来不太讨人喜欢的药店女老板的口说:“那一缕阳光里,都深藏着我们主的意思,世上没有一件事不是深藏着主的意思”。秘阳,秘密的阳光,也许这里面就藏着这样的意思吧——我们活在阳光里,但我们真的认识阳光吗?

弱者创造了上帝,先做了我们做不到的事,然后我们慢慢地照着这一标杆提升自己,想索回少许权利。上帝爱所有人,所以我们也要相亲相爱;上帝原谅所有人,所以我们也要互相原谅。OK,申爱学会原谅了,这是代表上帝行驶的神圣权利。

申爱丧子的伤痕还在,甚至时而滴血,但她却再次陷入习惯性的自欺里,她以为自己可以原谅杀子的仇人,或者她急于想通过这样的行为来摆脱时不时袭来的悲伤,亦或者,她想用这样的行为来证明自己对上帝是感恩的,不管动机如何,事实是,她再次假想了一个想达到的自己——一个具有原谅仇人、甚至爱仇人的能力的自己,就像主耶稣一样。

太阳集团娱乐网站 1

 

因为自己不信仰上帝,所以虚荣;因为自己不主动爱人,所以无助。惟其如此,必须尽早赞美上帝,求得原谅才能不再是歧路亡羊。

原来旁观者都很清醒呢,只有申爱一个人陷入习惯性昏迷。

儿子被撕票了,凶手是一位人面兽心、见财起意的loser。申爱的内心除去悲伤,应该只剩下迷茫:本该让自己见证其健康成长的儿子,没了,那规划好的光明未来缺出的口子该如何填补?天降的损失该如何归因才能避免重蹈覆辙?

 

(电影的内涵还很多,宗赞和杀人犯身上,还有教会的信徒身上,都传递出不一样的信息,但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继续写下去,这篇算是“申爱篇”吧)

这个没有依靠的女人,站立在四顾茫然的虚空之中,因为她生活的根基建立在她的构想之上,所以,她很容易会把生命中的某样东西当成一根稻草紧紧抓住,来承载自己的不堪负荷的重量。

牧师在临门一脚的关键时刻恢复了对神的敬畏,而他的临阵收枪令申爱呕吐不止——这又是一个充满隐喻的画面。耶稣说:“入口的不能污秽人,出口的才能污秽人。”【可7:20-23】又说:“从人里面出来的,那才能污秽人,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恶念、苟合、偷盗、凶杀、奸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谤讟、骄傲、狂妄。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出来,且能污秽人。”

于是,她包装出这样的自己——有着至死不渝的爱情、逃离大城市的超脱、教小孩子弹弹钢琴的优雅,且有钱可以购地建房的富足——这是申爱理想中的自己。

牧师说:原谅不是简单的事,上帝说,我们最难坚守的事,就是原谅他的仇人并爱他。

小俊染着一绺黄发,对于一个学龄前的孩子来说,这样的发型着实很酷,这说明他不大可能是个乖顺的孩子,也说明妈妈对他的溺爱。

李沧东的电影语言里充满细节的隐喻,其中一个就是申爱哭不出来的暗伤——那种重压在心口无法呼吸的痛,在电影里曾经多次出现。第一次出现在她为儿子办理死亡登记的时候,那窒息的痛引导她走进一个治愈主题的布道场,她终于在上帝的面前释放了压抑太久的悲痛,那种嚎哭是滴血的,里面藏着陷入命运极大诅咒的人无能为力的悲伤,这诅咒只有在神的面前才能解除。

这个电影,如果不深刻的了解申爱这个人,会少很多体会,但如果不了解上帝,则会错过最美的祝福。

 

这根稻草,就是她的儿子小俊。

从与神作对开始,申爱开始像一个脆弱的泥人一块块地崩溃瓦解。她被一个泥鳅吓得声嘶力竭,神经兮兮地对着宗赞唱歌,半夜幻听以为杀子犯人跑出了看守所给自己电话,直到她割腕——就连割腕她都带着赌气的恨意,仿佛叛逆的女儿以死要挟。所以她割了腕马上就跑出去求救,求救的目标是那些对她带着戒备而疏远的路人,而那些把她的跌倒放在心上的主里的弟兄姊妹,她却在他们为她祷告的时候赶他们出门,在他们为她开彻夜祷告会的时候砸碎他们家的玻璃。

申爱是个热爱阳光的女人,她甚至以老公的故乡为理由从首尔搬到秘阳定居,因为那里有响亮的阳光,有对亡夫的怀念,但这优雅的理由下最真实的理由其实是因为这里没有人认识她,她可以重新开始。

牧师说,按主的意愿活还真辛苦啊!

 

 

全度妍这个演员真的很出色,她的表演在每一个细节上都可圈可点,完全对得起戛纳电影节最佳女主角的称号。这样一个苦情戏,换成中国导演的话,估计早让你哭得稀里哗啦了,但是韩国导演李沧东,却拒绝一丝一毫的煽情,在最能惹人眼泪的那个场面——就是申爱去谋杀现场认领儿子尸体的那个场面——居然采用的是一个远镜头,没有面部特写,没有尸体惨状,没有嘶声悲恸,就那么淡淡的看着一个母亲,踉跄着滑下土坡,迟疑着走上前去,小小的身影,像一段被不经意拍摄下来的纪实视频。

【太 5:43】 “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
【太 5:44】 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
【太 5:45】 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

很多人接待了耶稣基督,迎接了圣灵的内住,却用自己陈年陋习和肉体需求来阻挡圣灵的做工,而这些都是撒旦的缝隙,圣灵做工兴不起来,撒旦却能趁虚而入,那会是怎样的结局?不言而喻。

宗赞说:申爱小姐又不是圣子。

所以,我们还是先来分析申爱,在她身上,我们多多少少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

 

 

 

 

阳光照在凌乱的角落里,有阴湿的地面、翻倒的塑料瓶、锈迹斑斑的水管,还有台阶的阴影,风中摇晃的狗尾草的影子,这是《秘阳》最后一个长镜头,扣合电影的名字,似乎意味深长。

所以,申爱抵挡圣灵的心一生出,接踵而来的就是各种奇怪的行为,这背后隐藏着撒旦的做工——去教堂拍桌子捣乱,偷CD碟,在布道会上偷放流行歌曲,歌词是“什么都是假的,爱是假的”……这时候她再次出现手压在心口不能呼吸的症状——这个劳苦担重担的申爱啊!

脱下罪恶,更新旧的体质,信仰的一生就是治愈的一生。因此信仰不仅仅是一个声明:我信上帝,我信耶稣。更是一个一生用神的话语来养育自己灵性生命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发现基督、体验基督、享受基督、见证基督,为此我们要常在主里面,以诚实和心灵拜祂。

 

每个人都有包装,包装令我们感到安全,包装是为了让自己相信已经做到了那个想象中的自己,包装是因为对自己不满意。申爱真实的人生应该是幼年就被虐待,甚至性侵犯,以至于早婚,结婚后老公又背叛了她,并且死了还要由她来偿还他所欠的一屁股债。这样的人生没有人会喜欢,因为人生的每一个镜头都指向失败,尤其是像申爱这样有艺术气质和修养、鄙视低俗的清高女人,这更难接受。

 

 

很多人信了主,却不愿意按主的意愿活。但是神的规则是,你不让我做你生命的主人,你的生命就无法发生根源性的改变。人靠着自己的努力和想象,根本无法达到自己理想中的自己——除非圣灵在你身体里兴起做工,而圣灵做工的前提是,把你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主耶稣基督。

于是这样,皆大欢喜,符合大众审美趣味和价值观,也符合申爱陡然间自以为神的精神满足,她一定带着圣母般光辉的笑容慈爱地送上那束野花,以阳光代言人的身份,赐给那个本该陷入永夜的人一缕阳光。

申爱的世界到底有没有上帝?有。她信仰的时候有,她不信仰的时候,上帝依然在。否则她就不会多次恨恨地望天,挑战般地让上帝看她的所为。她不是不信有上帝,她是不懂上帝,不懂上帝的美意,看不到上帝的真爱,她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她无法不围绕自我,无法不体贴自己的需求,她心里满满是自己,上帝只是她满足索求和获得安慰的工具,一旦这个目的达不到,她就恨上帝,并且以自心的标准去审判上帝,认为上帝不公。

 

她只是感觉到了上帝爱她,但她从没有说,她爱上帝。她只要求上帝爱她,所以她认为上帝不爱她的时候,她就恨上帝。

人如不能清醒地自知,诚实地站在上帝的面前,上帝会允许撒旦的介入,算为父亲对孩子的管教,直到她彻底清醒那天。

 

但不管怎样顽皮,在妈妈眼里都为至宝,申爱旁若无人地跳跃起来为小俊的演说欢呼,母子两人之间的躲猫猫游戏,都是电影最温情的铺垫,以至于当这个孩子被绑架、被杀死的时候,我们同申爱一同掉进了那没有出口的悲痛之中。

 

 

申爱在镜子前继续剪掉了另一半头发,宗赞站在那里当了她的镜子,这个至始至终都默默爱着申爱的真实的男人,他因为申爱而走进教堂,申爱跌倒了,他却在上帝那里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归宿,或者以这样的人为镜,申爱终会懂得上帝的吧,终会发现那秘密的阳光里隐藏着的、饱含了上帝祝福的惊人之爱吧。

这份假想再次被无情击翻——世上每一件事都有主的意思,拥有绝对主权的上帝有时候并不干预撒旦对人的攻击,因为人的自欺给撒旦留下了缝隙——只是当我们后知后觉的时候为时已晚,撒旦无孔不入,并带来诅咒和厄运,让我们深陷其中。

申爱带着上帝一样原谅仇人的美好想象去了,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看守所里的杀子仇人气色好得不像一个背负罪责的犯人,不单如此,他还居然在申爱没有原谅他之前已经获得了上帝的原谅,并且心境平和,每天早上祷告,睁眼闭眼都在祷告,也为俊儿妈妈祷告……等等,不应该是这样的剧本,应该由申爱来扮演原谅,而犯人扮演痛悔并祈求原谅,应该是内心的折磨摧残了他的健康,他在奄奄一息中终于求得了上帝的原谅,或者,申爱虽然原谅他了,上帝也不可原谅他,恶有恶报嘛。

 

所以,福音,不是宗教,虽然它外表看起来多么像宗教,因为宗教里没有生命的解答。

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这句话充满了神的光,让人心生盼望。然而真理之路决不是舒坦享乐之路,就如电影里的信徒们聚会时唱的那首歌:“引向救恩的门,真的好窄,引向生命的路,真的好艰难,一丝不留的脱下,深埋在我们体内那些肮脏的罪恶,让我们用力走进去。”

于是,她在毫无提防的时候,悲哀会侵袭而来,吃饭的中途被突如其来的泪水噎住喉咙——她陈年累积的伤痕没有痊愈——不可能那么快痊愈的,上帝从来没有承诺说,到我这里来,我马上让你永远得安息。

申爱信主了,看着她的笑容像阳光一样温暖,看着她在教会的团体里得到关爱,我们会以为终于柳暗花明了。有人说这是个宗教片,也有人说这是个反宗教片,其实这不是个宗教片,也不算什么反宗教片,这只是一个非常非常真实的电影,恰巧触碰到一个最敏感的话题——人为什么不幸福?人为什么会陷入命运的诅咒?而福音到底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申爱以为在上帝的爱里找到了安息,她也许真的尝到了那看不见的来自上帝的安慰,她脸上的笑容不是装出来的,她的心像恋爱的感觉,她想到上帝宠她爱她,就感觉好幸福。但她大概没有想到,她对上帝的爱跟对老公的爱有什么不同呢?她只渴望被爱的感觉,被安慰的感觉,被保护的感觉,这种爱基于一种单向的需要,其实是一种没有回向的索求。

申爱开始色诱牧师,如果以宗教去理解,牧师不能抵挡申爱的引诱会成为大肆攻击神道的理由,因为宗教本来就是强调行为律法的。但真福音不是律法,而是完全的恩典。福音知道每个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完美,福音了解人在罪的捆绑下的彻底无能,所以福音给人赦免,原谅人的每一次软弱,所以,牧师是人,他跟所有人一样,会有软弱。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难以逢生的逃避,阳光下隐藏的真爱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