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很清高至少比张艺谋的猥琐要好,少年凯

     《赵氏孤儿》上映至今已一周有余,票房已经过亿,如果不出意外,总票房超两亿应该不成问题,届时,陈凯歌将创造职业生涯的票房纪录。可以肯定的是,对于提心吊胆的投资方来说,这个数字应该让他们满意,这一次不但不赔钱,大家还都能小赚一笔。而对于陈凯歌来说……这事不能随便胡说。都说他一定会因为自己的片子终于也和冯、张二人一样大卖了,所以这些天他终于可以在家里睡个安稳觉,闲着就喝点茶水逗逗孩子……但我觉得未必。

我一直对陈凯歌有一种狐朋狗友般说不清的亲近感。说实话,他的电影真的没有到多天才的水平,他已经超越了属于他的那个时代,也曾经一直是双子星当中底气较为弱的那个,他好像总不够财大气粗,又有一种清高和野心。
可有一些要说的是,看陈凯歌的电影,不是一般的那种看法就够的。我看了很多对《赵氏孤儿》的评论,没有一个说到点子上,这些人,说白了,他们不懂陈凯歌。要看懂陈凯歌电影里的人和故事,不光要懂东方人,也要懂西方人。他也是唯一一个中国内地导演作品中贯穿了庄严肃整的西方悲剧传统和概念的,很多的隐喻和理念,你在中国是找不到的。
对于时间,对于知识,对于品德,东方人和西方人有着很多的不同,陈凯歌很清高,一直都是如此,但我觉得这至少比张艺谋的猥琐要好,接地气这件事情也许只是一时之快,我就不反感陈凯歌片子里那些虚幻的价值。你可以发现,张艺谋并不相信神话,他只相信肉体和仅仅依附在肉体上的情欲。陈凯歌的片子则有一种不太实用的庄严和阉割情结,这似乎是专属于士大夫或者只知道晒太阳的古希腊人的,也许他表现得还不够烈,但你在别的导演作品中,尤其是大片里,绝对看不到第二个人有。
说实话,除了最后一场死前幻觉之外,我并没有觉得结构上有头重脚轻的感觉,比《梅兰芳》是要强多了,《梅兰芳》有太多情绪,而《赵氏孤儿》则只是前后节奏不同而已,我认为我是读得懂陈凯歌的。至于别人说的韩厥程婴的断臂情丝更是鬼扯蛋,我这么腐都硬是没有看出来。其中每一个人物真的都经得起推敲,而且每个人物的重要行动都经得起追问,而且从这些行动中真的可以看得出人物的真相,层次很丰富,却不晦涩。屠岸贾也好,程婴也好,程婴的女人也罢(我真是服了那些人说海清的角色为何最后成了党员,有脑子没脑子啊?!),甚至是我刚开始没太看懂的赵氏孤儿,都是很立得住的人物,而且能够看得见陈凯歌的野心和妥协。
赵氏孤儿的故事在文献中有着几个不同的版本,并且每一个都不详细,也就是说,编剧在其中是做了大量工作的,很多好看的细节都闪耀着春秋时期中国的朴拙壮烈与西方传统悲剧的庄严人道。春秋时期的士大夫故事如果按照正常方法叙述,现代人一定是只能意会而无法从视觉上接受的,于是必须使用西方概念进行补充。春秋时期的中国人可以士为知己者死,而西方人则更加重视个人价值和荣誉,这些都很好。但是中国和西方,都有复仇的母题,于是前半段是东方式的述说,后半段,我们则看到了一个哈姆雷特的故事。
我对陈凯歌有种偏爱,这种偏爱不会让我对电影打高分,却让我对他的清高和不圆融情有独钟。李安固然更加温柔、令人接受,但陈凯歌那种有点偏激的执着与吃力我也特别想力挺——不为别的,因为这些东西,真的只有陈凯歌有。
陈凯歌多少都是不合时宜的,因为他的想法和能力的确还不够匹配,以至于他被人嘲弄,也在嘲弄之后说出过“做人不能这么无耻”的被人笑了一整年的话。但是,哪个知识分子恼羞成怒的时候不是会被世人嘲笑的呢?90%的知识分子是没有自嘲精神的,也讨厌别人的解构。胡戈解构得了《无极》中可笑的技术与不正确的表达,但无法解构其中核心的价值,我通过这种嘲笑,反而看到了更多读不懂的人。在《无极》上,陈凯歌真的做了一次傻瓜,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白痴。
张艺谋和陈凯歌,无法避开比较的两个中国现代重要导演。至今,张艺谋已经彻底泯灭,沦落到开幕式导演和团体操总指导的境地,而陈凯歌则还有叙事的野心和能力,这种诚意难道不值得敬重吗?他在脑袋上,就是一个异类,在电影中真正看得见古典西方悲剧理念的,只有他。
陈凯歌远远不够天才,但他就是有别人身上没有的东西。我觉得他很洁净,一点黄土味都没有,哪怕腐朽,都是泥水的气息。
       张艺谋和陈凯歌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张艺谋永远有股子猥琐劲,而陈凯歌则有一种阉割情结,看看张艺谋挑的女演员,看看陈凯歌挑的男演员。赵氏孤儿这个剧本,每个人物都被他琢磨透了,故事点也到处都是,令人兴奋。

我一直对陈凯歌有一种狐朋狗友般说不清的亲近感。说实话,他的电影真的没有到多天才的水平,他已经超越了属于他的那个时代,也曾经一直是双子星当中底气较为弱的那个,他好像总不够财大气粗,又有一种清高和野心。

《赵氏孤儿》第一次媒体见面会上,陈凯歌说:“自从《无极》后,我面对批评的态度是,照单全收。”那日,底下坐了黑压压的一排记者,大家其实都想到起了《无极》:古装片,大制作,《赵氏孤儿》会不会和《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一样成为陈凯歌的滑铁卢?谁也不敢开这个头,扫了导演的雅兴,倒是陈凯歌自己先说了,这是聪明的一招。

有圈内的朋友跟我说,对于《赵氏孤儿》,陈凯歌从最初的筹备到最后拍摄结束,一直憋着一口气,他的目标明确,凭借这片子,首先要证明自己依然是个能拍出NB大片的导演,《无极》玩得太大太深,观众理解不了,所以折了;《梅兰芳》有“梅宣部”看着,后半部变成了老干部表彰大会,玩不开。而这一次,时代背景明确,春秋时代,谁也管不着;父子伦理纠葛,自己作品的一贯风格……然后,还要证明自己的大片是能赚钱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眼看着膝下俩儿子越来越高,也就越来越觉得钱这玩意很重要,瞅瞅人家张艺谋和冯小刚的腰包,再摸摸自己的腰包……钱太重要了。拍完以后,陈凯歌对《赵氏孤儿》似乎也信心十足,早早地几次组织圈内影评人记者看片,便是证明。

可有一些要说的是,看陈凯歌的电影,不是一般的那种看法就够的。我看了很多对《赵氏孤儿》的评论,没有一个说到点子上,这些人,说白了,他们不懂陈凯歌。要看懂陈凯歌电影里的人和故事,不光要懂东方人,也要懂西方人。他也是唯一一个中国内地导演作品中贯穿了庄严肃整的西方悲剧传统和概念的,很多的隐喻和理念,你在中国是找不到的。

 

可摆在面前的情况是,片子确实卖得不错,但口碑上,与他预期似乎有很大差距。国内几家电影网站的观众评分,大都是三颗星的及格分;十分的满分,平均下来,都在六分到七分之间徘徊。影迷们普遍都把矛头集中在影片后半部的叙事节奏和叙事逻辑上,“混乱”、“缺乏说服力”,甚至有人爆出当初他遗弃的剧本,而且居然得到众人的褒奖……人们所批评的,似乎正是他当初的胸有成竹。

对于时间,对于知识,对于品德,东方人和西方人有着很多的不同,陈凯歌很清高,一直都是如此,但我觉得这至少比张艺谋的猥琐要好,接地气这件事情也许只是一时之快,我就不反感陈凯歌片子里那些虚幻的价值。你可以发现,张艺谋并不相信神话,他只相信肉体和仅仅依附在肉体上的情欲。陈凯歌的片子则有一种不太实用的庄严和阉割情结,这似乎是专属于士大夫或者只知道晒太阳的古希腊人的,也许他表现得还不够烈,但你在别的导演作品中,尤其是大片里,绝对看不到第二个人有。

其实陈凯歌有点多虑了。《无极》是他创作生涯中的低谷,不可能再差了。那个年代,他昏了头,一门心思往大制作上奔,忘了自己安身立命的本钱。《赵氏孤儿》没有那么差,至少在前一个小时内足以证明他还是中国最牛导演。最初重要人物的出场,寥寥几笔,性格跃然纸上;那场血雨腥风的宫廷争斗也拍得极为精彩,最后赵家的灭门惨案把整个气氛推上了高潮。

我相信,生性敏感,且自尊心极强的陈凯歌,对于这些,他不可能不在乎。他没有张艺谋的沉稳老练,也不具备冯小刚的油滑尖刻。

说实话,除了最后一场死前幻觉之外,我并没有觉得结构上有头重脚轻的感觉,比《梅兰芳》是要强多了,《梅兰芳》有太多情绪,而《赵氏孤儿》则只是前后节奏不同而已,我认为我是读得懂陈凯歌的。至于别人说的韩厥程婴的断臂情丝更是鬼扯蛋,我这么腐都硬是没有看出来。其中每一个人物真的都经得起推敲,而且每个人物的重要行动都经得起追问,而且从这些行动中真的可以看得出人物的真相,层次很丰富,却不晦涩。屠岸贾也好,程婴也好,程婴的女人也罢(我真是服了那些人说海清的角色为何最后成了党员,有脑子没脑子啊?!),甚至是我刚开始没太看懂的赵氏孤儿,都是很立得住的人物,而且能够看得见陈凯歌的野心和妥协。

 

太阳集团娱乐网站,张艺谋曾说,在上学的时候,陈凯歌是他所有78届同学中最有文化的一个,也是中国古典美学造诣最深的一个。他也凭借“有文化”创造了个人巅峰,当初徐枫得到《霸王别姬》的剧本时,数遍两岸三地,确认导演非陈凯歌莫属,几次登门就见,这部中国电影史上堪称伟大的作品终于得以诞生。之后,他随手写了自己的回忆录《少年凯歌》,这本十万余字的小书,几乎摧毁了一代知识分子教科书般的文字规范——论文笔,它一流华丽,充满一种堂皇的古典贵气;论内涵,它如一曲家国和命运的挽歌,令人如鲠在喉,眼睛泛光。不要说电影导演,几乎没有一个中国作家能将赤裸裸的华丽文字和流畅的叙事,以及震撼人心的知识分子思想深度结合得如此之好。他崇尚春秋战国时代侠肝义胆的精神风貌,《刺秦》被陈可辛称为“极致作品,绝无仅有”。他又不迂腐,不但英文流利,在那本《少年凯歌》里,你从中还能看到这男人有着极其尖锐犀利的目光,缓缓地扫描那个愚昧时代的每一个阴暗的角落,同时对这个几千年文明国度充满一种及其复杂的情绪,面孔看得清晰,却看不清前行的方向和未来,痛彻心扉,手足无措。

赵氏孤儿的故事在文献中有着几个不同的版本,并且每一个都不详细,也就是说,编剧在其中是做了大量工作的,很多好看的细节都闪耀着春秋时期中国的朴拙壮烈与西方传统悲剧的庄严人道。春秋时期的士大夫故事如果按照正常方法叙述,现代人一定是只能意会而无法从视觉上接受的,于是必须使用西方概念进行补充。春秋时期的中国人可以士为知己者死,而西方人则更加重视个人价值和荣誉,这些都很好。但是中国和西方,都有复仇的母题,于是前半段是东方式的述说,后半段,我们则看到了一个哈姆雷特的故事。

不过前一个小时的戏也是各类版本史料呈现最足的。陈凯歌功课做得好,消化能力也强。无论是从剪辑节奏还是各项指标的把握,他拿捏的极为精准到位。

而如今,他的那夹杂着之乎者也的语言和语境,以及对时代对命运一厢情愿的悲悯悲悯思索,换来的却都是人们对他的奚落和取笑。每次出现,每部作品,留下的似乎都是同一种气场,所听到的也是同一种声音。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恐怕都会产生自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有问题呢?从《无极》到《梅兰芳》,再到《赵氏孤儿》,我们能看到,陈凯歌似乎一直在做着自我的修正,这是一个痛苦的修正过程,你能看到其中的反反复复的纠结。《赵氏孤儿》中的春秋时代,是没有马战的(当时都是战车),即便有马,当时也是没有马镫的,这些陈凯歌能不知道?我不信。更重要的是,他没有一个强大且强势的靠山做支持,张艺谋有张伟平,冯小刚有华谊两兄弟,他只能靠自己。自尊与欲望的不断地冲突,结果只能是一次又一次地犹豫不决,不咸不淡。陈凯歌很无奈,他的无奈来自于这个时代对他无情的孤立。

我对陈凯歌有种偏爱,这种偏爱不会让我对电影打高分,却让我对他的清高和不圆融情有独钟。李安固然更加温柔、令人接受,但陈凯歌那种有点偏激的执着与吃力我也特别想力挺——不为别的,因为这些东西,真的只有陈凯歌有。

 

所以我想,无论你是否欣赏《赵氏孤儿》,对于陈凯歌这个人,我们还是应该给予保护。他眼睛里看到的东西,他脑子里所存有和正在思索的东西,无论你对这些东西的看法如何,但对于这个时代来说,都是稀罕物。

陈凯歌多少都是不合时宜的,因为他的想法和能力的确还不够匹配,以至于他被人嘲弄,也在嘲弄之后说出过“做人不能这么无耻”的被人笑了一整年的话。但是,哪个知识分子恼羞成怒的时候不是会被世人嘲笑的呢?90%的知识分子是没有自嘲精神的,也讨厌别人的解构。胡戈解构得了《无极》中可笑的技术与不正确的表达,但无法解构其中核心的价值,我通过这种嘲笑,反而看到了更多读不懂的人。在《无极》上,陈凯歌真的做了一次傻瓜,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白痴。

PS,我不得不说,范冰冰还是美死了。虽然只有不到十场戏,但那张脸一露面就惊艳动人。尤其是大屏幕上看,五官精致。相较下,扮演葛优媳妇的海清真像一个大妈。奇怪的是,私下看,范冰冰很一般,还有点胖。看来她真的天生适合大屏幕。

就好像我昨天想给朋友写一封信,写好之后,却发现几乎所有的超市都不卖信封和邮票,我站在路边的时候,感觉有点好笑,又有点悲凉,这时刚好看到对面公车亭里的《赵氏孤儿》海报,我忽然就想到陈凯歌了。这个人的全部遭遇,或许只因他只是一直在用笔写信。

张艺谋和陈凯歌,无法避开比较的两个中国现代重要导演。至今,张艺谋已经彻底泯灭,沦落到开幕式导演和团体操总指导的境地,而陈凯歌则还有叙事的野心和能力,这种诚意难道不值得敬重吗?他在脑袋上,就是一个异类,在电影中真正看得见古典西方悲剧理念的,只有他。

 

 

陈凯歌远远不够天才,但他就是有别人身上没有的东西。我觉得他很洁净,一点黄土味都没有,哪怕腐朽,都是泥水的气息。

到了电影后一个小时,怎么形容呢?就像一场狂风大作后只下了星星点的下雨。各种不给力。陈凯歌在媒体见面会上曾说过,他做了一些改变,要用现代人的思维方式去解读程婴和赵氏孤儿的关系。比如,为什么程婴要用自己的孩子换他人的儿子,这是不是有点太残忍?古人讲究的”义“字当先,在现代社会里,是否还能成立?

    搜狐娱乐稿件

【三三的文。我只是借她的口说了些正义话。】三三何许人也?
尹珊珊者矣。如果还是不知道的盆友,我懒得费口水喷了。

 


显然,陈凯歌没有很好的回答这个问题。其实解读并没有错。无论京剧版本,还是元曲版本,赵家灭门惨案发生前,故事的脉络几乎一样的;灭门惨案发生后,各个时期的创作者都做了相应程度的改编。比如有的版本是程婴带着孤儿逃到深山,有的则是程婴和孤儿归入屠岸贾门下……

我要说的是:不喜欢陈凯歌,尤其是不喜欢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人,都是tmd有病趋之若鹜看大片,看完又理解不了,只会说是烂片的tmd龟孙子!!!!!!!!!
抱歉!飚脏话了。
只是实在窝不住火。

 

想当年,狗腿子记者问陈凯歌陈红《无极》票房惨败怎么办?乖乖呀!那时候《无极》还没上映了,哪个狗日的记者问出这种下三滥的问题来。

当然,任何版本都是可行的,但如何解读的通顺就成了大问题。在电影上映前,如果我没理解错误的话,陈凯歌的剖析是:程婴只是一个小人物,无疑卷入争斗,只是阴差阳错被迫成为了“忠义之士”。在抚养孤儿的15年中,他希望用爱化解仇恨。

陈凯歌的回答是:试想如果你十月怀胎一个孩子,还未出生,就有人问你孩子会夭折咋办???

 

你们这帮只会猫着耗子眼看大片的龟孙子,不会知道一部电影是如何诞生的!!!!!!!!!!想知道的话,先变个性,再找人播个种,生个崽再说吧。

可是,电影的后一个小时所着力描写的程婴和孤儿的关系中,观众看到的却是另一番状况。在此不剧透。反正故事的主线变了味道,各种莫名其妙和不知所云。

在此之前,闭上你的烂嘴。

 

PS:葛优演的没有问题,王学圻再次证明了精湛演技,到是黄晓明在复仇的三角关系中显得最弱。他真的不适合演这类戏。每次他出场,明显接不住戏。做一个比喻,他的演技就好似和武林高手对打,人家是出拳于无影中,他虚张声势,拳拳不在点上。

于是,《赵氏孤儿》和《梅兰芳》一样落了个“虎头蛇尾”的评价。如果说,《梅兰芳》最后的仓促有各种难以言喻的现实理由,那《赵氏孤儿》后半程的苍白和无力就是创作者本身的问题了。

 

其实,我一直在想,这不是陈凯歌的问题。看《赵氏孤儿》前,我特地翻出三联做的那期《凯歌老了:一个人与一个时代》。那是意气风发的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第五代导演的黄金时期。从禁锢的体制内解放后,艺术的创作力如井喷般奔涌,《黄土地》《红高粱》哪一部电影不是经典?

 

难怪人们总爱问:”为什么陈凯歌再也拍不出《霸王别姬》?是那个时代造就了《霸王别姬》。时代不再了,《霸王别姬》也就没了。

 

在中国电影票房一路高涨的当下,中国电影却再也没有旷世精品了——这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你可以说是电影变得商业化了,也可以说是电影人不思进取了。但很少有人去反思是电影的创作能力在急速退化。每一个电影的黄金年代,背后都有一批优秀的编剧在支持,而编剧的工作即等同于创造——请让我们看清一个现实:今年的鲁迅文学奖颁布后,骂声一片。当人们不再相信任何国家文学奖项时,还有哪部小说能成为时代精品呢?

 

8月采访张艺谋时,他谈了自己无奈。不是他不想拍戏,而是真的没有好本子。所以这几年,他的作品都是改编而来。从《三枪》到《山楂树之恋》。

 

陈凯歌没能成功的改编《赵氏孤儿》的后半部——他大可不必自责,一个人是无法脱离时代和他所处的制度去干做事情的。就算你的品质在好,能力再强,都不重要,你的成功与否一定取决于制度空间的大小。

 

其实,在三部贺岁大片中,我到最期待《非诚勿扰2》,王朔出山,不知道他还是不是那个飞扬跋扈目空一切的北京顽主,亦或是变成了个谨小慎微,无功无过的中年怪叔叔?

我又想起了去年华表奖上陈凯歌和冯小刚同获最佳导演奖。冯小刚絮絮叨叨,语无伦次,一一感谢了诸多兄弟;陈凯歌从容不迫,字字珠玑,看似跑题的讲起了国家山河和命运。

 

这一幕,是中国两个最知名导演的典型写照。

 

时至今日,陈凯歌一定还是那个少年凯歌,他的气节,野心,情怀和对电影的无限热爱没有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削弱,正如他说的,他对那些对历史人心起推动作用的人和故事,始终关注,且心存敬佩。在大时代的洪流中,他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导演对生命个体的尊重,对在体制下被异化的人们发出的反抗的赞扬。

 

陈凯歌的情怀始终是美的。只是时代,没有给予他合适的讲故事的方法。这,也是我们的悲哀。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陈凯歌很清高至少比张艺谋的猥琐要好,少年凯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