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为了四川辣酱,悲伤的孤独的虚无主义者R

想吐槽一下第七集!!!!!

一直想要就《Rick and Morty》写一篇文章,探讨这部脑洞清奇的动画所内含的离经叛道的价值观,但一直不知道该从何谈起,直到在第三季中看到Rick说的这句话,“everything is possible,so nothing matters.”,突然觉得自己脑中突然响起一声“click”,因为一直想要表达的意思都被这句话凝练地说清楚了,甚至可以说,这句话浓缩了整部动画片想要向我们传达的一个价值观,读懂这句话,你就看懂了《Rick and Morty》。
很多人可能从字面上来理解这句话,觉得这句话在鼓励人们打破桎梏,勇于尝试,不为自己设限,万事皆有可能。但其实不是的,如果你曾经看过这部动画,对其有所理解的话,就会发现这种字面意思甚至可以说与整部动画传达的思想背道而驰。结合《Rick and Morty》设定的环境和背景,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一种看透世界和宇宙之后的一种孤独与沧桑,用一个字来表达,就是“丧”。为什么会这样说呢?我们可以试着回想《Rick and Morty》里的设定:
www.8722.com,外公Rick是一位天才科学家,发明了能够穿梭时空的传送枪,甚至可以跨越不同的平行空间。宇宙里存在着无穷个平行空间,也就存在着无数个Rick,无数个Morty。也就是说,即使C-137的Rick失去了他的Beth、Summer和Jerry,他仍能在无限的平行空间中再次拥有他们。因此在一次意外事故将所有地球人变成了柯南伯格怪后,Rick抛弃了C-137的Beth、Summer和Jerry,让他们继续生活在那个怪兽横行的空间,却带着Morty去到了一个刚好Rick和Morty死掉的平行空间,亲手埋葬自己的尸体,取代他们的生活。
是的,任何事物之所以被我们所珍视正是因为他们是稀缺的,是独一无二的,不可替代的,包括亲情。然而对于手握传送枪穿梭于平行空间的Rick来说,这种情况并不存在。他存在于无限的时空之中,拥有无限的资源,他像是这个宇宙中的神,不必在乎任何事、任何人,也正因这样,他拥有着拯救或毁灭整个宇宙的能力。然而所有的事物对于他而言也失去了意义 ,他似乎处于一个黑漆漆的空洞之中,高高在上却又孤独沧桑,这大概是成为一个宇宙最聪明的人所必须担负的原罪和诅咒。
Morty以为他了解Rick,他对Summer说:“人的出现是没有目的的,人也不会属于任何地方,每个人都会死去。”他却依然并没有真正了解Rick。是的,Rick可以不在乎,然而,他却在乎。尽管宇宙中有无数的平行空间,有无数的Rick和Morty,然而,然而他们却是不同的。就像C-137的最聪明的Rick会拥有最愚笨的Morty,而某个空间里最愚笨的Rick也会拥有最聪明的Morty,他们的脑电波相互弥补,然而他们对彼此的意义却不止于此,他们之间仍存在着羁绊。当Morty即将由于时间点的错位而湮灭于虚无之中时,他毅然将回归现实时点的机会推给了外孙,而情愿自己沉睡于不存在的虚空之中。这一羁绊又何谓不深,Rick又何谓不在乎呢?
也许对于Rick来说,他早已抛弃了对于这个宇宙里绝大多数事物的羁绊,然而在最后他要踏入彻底的虚空的一瞬间,对Morty的爱留住了他,让他虽一脚踏入神祗,俯瞰整个人间和宇宙,却要忍受孤独的诅咒与原罪,另一脚却仍然踏不出人世之羁绊,享受Morty的陪伴。
也许每当Rick半醉之间,打着酒嗝儿,大声地叫嚷着着对Morty的不满与抱怨,甚至让他陷入各种或危险或难堪的境地,Morty内心总能清楚了解:也许Rick的确不在乎宇宙间的万事万物,但他是在乎自己的。也许对于Rick来说 ,nothing matters but Morty。

关注四川辣酱背后,是全宇宙最深沉的痛苦和最荒诞的狂欢 转自微信专栏白鹅纪 这个十月初最热门的词之一当属“四川辣酱”了。而关于“四川辣酱”,我们现在知道些什么呢? 我们知道,这是一款在1998年,迪士尼动画电影《花木兰》上映时,麦当劳顺势推出的这款“中国口味”的麦乐鸡蘸酱。当时,它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澜,也很快从菜单上消失了。 盒子上的teriyaki指日语“照烧”——典型的美式混合改良酱料,和四川的辣酱毫无关系 我们也知道,“四川辣酱”重新进入我们的眼球的契机是,在今年4月1日播出的超人气美国动画《瑞克和莫蒂》S03E01中,主角Rick提到了这款辣酱,并表示自己的种种疯狂事迹都是“为了找到四川辣酱”。 我们还知道,麦当劳在前不久(10月7日)让这款蘸酱重见天日,引发了美国民众的强烈追捧,但因供给不足引发了一系列骚乱,在网络上也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讨论。 好吧,上面这消息相信你们都在各个地方看到过无数遍了,但那些营销号大概都没告诉过你:四川辣酱这种1998年就消失了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一部2017年的动画中?除了味道之外,是否有其他什么因素让它如此重要?事实上这些问题关系到《瑞克和莫蒂》这部片子最本质的主题,甚至关系到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这并非玩笑,下面就让我从头开始,为你揭开四川辣酱背后的秘密。 邪恶天才Rick——和他的四川辣酱 《瑞克和莫蒂》(R&M)是由贾斯汀·罗兰德与丹·哈蒙共同创作的一部科幻题材动画剧集,主要讲述愤世嫉俗的疯狂老年科学家瑞克·桑切斯,和他愚蠢懦弱的孙子莫蒂·史密斯的探险故事。 第一季于2013年12月在美国电视频道Adult Swim上播出,获得了预料之外的大好评,烂番茄新鲜度高达100%(意味着所有人都给出了好评),权威影视点评网站Metacritic的评分也高达85分。第二、三季动画继续保持了烂番茄100%新鲜度的同时,在网络上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广,俨然成为了新一代的“网红动画”。 这部动画为什么这么受欢迎?每一个R&M的粉丝都能向你滔滔不绝的讲述这部动画的种种绝妙之处: 脑洞大开的宇宙星球和外星生物 新鲜、多彩而又古怪、毫无下限的剧本 在某一集中,他们需要解决多重可能宇宙分裂的危机 强大的玩梗功力 尖锐深刻的社会批判 S03E07是对民主政治的一次非典型嘲讽 以上种种,不一而足。但这些只是这部伟大动画的一些精致表象,而构成其最为吸引人的精神内核的,是它偏执、疯狂、古怪而危险的主角Rick。 作为所有宇宙中毫无疑问最聪明的科学家,他发明的可以前往所有平行宇宙任意地点的传送枪是整个故事的基础,但同时他又是个刻薄、酗酒、反政府、狂妄自大、道德观念淡薄的混蛋——于是他也成为了所有宇宙中最危险的角色。 而在无数个平行宇宙中的无数Rick们中,我们的主角,来自编号“C-137”的地球上的Rick也是最反叛和疯狂的那一个:在毁灭了自己原本的地球后逃往平行世界取而代之;在流浪汉体内建造人体游乐园以牟利;制造一个小型宇宙,让其中的智慧生物做无意义的重复劳动——以此作为自己汽车的动力。 但这样一个邪恶天才,竟然在动画第二季结尾时主动向银河联邦政府投降了,这种不可思议的转变在观众当中引发了众多猜测:强行烂尾?浪子回头?还是为了保护家人? 然后我们来到了第三季的故事。在愚人节当天播出的S03E01证明,整件事果然是一个巨大的阴谋,Rick主动入狱是为了借机侵入联邦的核心系统以瓦解其统治——这一系列英雄行为让人类得以摆脱奴役,但本集的最后,Rick说出了他的真正目的:“一切都是为了四川辣酱!” 为了四川辣酱做出的必要牺牲 于是我们得以窥见四川辣酱的重要性:一种能让邪恶天才Rick不惜以身犯险,愿意花上几十年寻找的终极美味——于是它在美国众多R&M粉丝中掀起的狂热似乎也就能理解了。 但是据尝过的网友说,四川辣酱的味道大概是酸甜中带点烧烤或者酱油味,或者说是改良版豆瓣酱加了点糖——听起来好像也没多好吃啊?再者说,就算四川辣酱再好吃,对于尝遍了全宇宙美食的Rick来说,这也只不过是一种酱料而已,真的值得如此魂牵梦萦吗?还是说,除了口味之外,四川辣酱的背后还有什么赋予其无与伦比价值的重要秘密呢? 四川辣酱的秘密——荒诞主义 重新审视R&M这部动画,很多人会产生一个疑问:Rick为什么要带Morty去冒险?爷孙情?这满满一屋子互相坑害的回忆可不是假的。 追求刺激?但对于和联合体谈过恋爱,毁灭过无数星球的Rick来说,真的还缺少这份刺激吗?又或者如Rick自己所说,是为了用Morty的愚蠢脑电波中和自己的天才脑电波,好躲避政府的追踪?但是实际上从后续剧情来看,无论是美国政府还是银河联邦政府都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最后好像只剩下了一种解释:Rick和Morty一起探险只是因为,若非如此这部叫做Rick And Morty的动画就不成立,每个Rick都有一个Morty正如每个Morty都有一个Rick,这就是他们的存在方式。Morty、Summer等人都曾追问过Rick为什么要和他们待在一起,而Rick从不认真回答,这并非是什么高冷或者傲娇,而是因为这就是他的存在方式,“他无法对此做出回答。 每个Rick都要有一个Morty,这是宇宙的真理 是的,在科幻喜剧的外表下,R&M本质上是一部关于“存在主义”的作品。“存在先于本质”,萨特的这句话是存在主义最著名的论断,它所代表的是这样一种观点:世界本身没有意义也没什么目的,而人类作为世界的一部分存在的状态同样如此。在S01E01,一切的开始,Rick径直闯入这个故事,拉起Morty开始了一场以毁灭世界为目的的冒险——没有人物介绍,没有前情提要,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向着死亡的终点狂奔而去的冒险故事。 大受好评的S02E04从另一方面谕示了动画的主题:一种邪恶的外星寄生虫侵入了Rick一家的生活,它可以在变形的同时伪造记忆,受害者会将寄生虫视为自己的亲朋好友,在不知不觉中被侵略。但诡计最终还是被识破了——寄生虫只能伪造快乐的时光,而无法创造出痛苦的记忆,于是一个个快乐的假象被戳破,在一场大屠杀过后,无数寄生虫尸体中,留下来的是痛苦而真实的Rick一家人。 痛苦的真实,这正是藏在虚幻、迷离的冒险故事背后,R&M这部动画的精神内核。放浪形骸的Rick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Wubba Lubba Dub Dub”的真正含义是“我很痛苦,快来帮帮我”,他的内心深处的歌谣则是“救我,救我,我要死了”。 作为“最聪明的哺乳动物,多重宇宙的见证人,伟大的罪犯与科学家,真正的神”,Rick唱出的歌词显然不是中二少年的无病呻吟。人类的痛苦多半来自于无能,但无所不能的Rick确实承受着整部R&M中最为真切的痛苦:存在主义者称之为“清醒的痛苦”。 存在主义从诞生起就面临着天然的危机——意义的消解。人类的理性本能地追求着意义、价值、目的,这与世界、存在的无意义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存在主义者说:“世界是荒谬的”,这句话不仅阐述了一种认知,也同时描述着他们所承受的巨大精神痛苦——对于“荒诞”的感受。 Rick对存在的无意义有着深刻的理解,也正因如此他嘲讽一切事物的价值:政府、宗教、道德、爱情、女权、自由意志、娱乐产业、自己的观众甚至存在本身,但Rick的痛苦似乎又表明,无意义的存在对于每一个清醒的人来说都是一种困扰。 知道世界的荒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在这样的世界中生存下去。Rick在前两季中的行动展现了一个存在主义者这个问题的探索:酗酒、冒险生活代表了一种享乐主义的“堕落”倾向,但无法触及根本矛盾;第二季结尾时Rick“为了家人”向银河联邦自首的情节则是另一条道路——在生存中重建一种意义来对抗存在的荒谬,这也是尼采、克尔凯郭尔、萨特等众多存在主义哲学家选择的道路,一种通俗的理解就是“人生的意义就是不断寻找意义”。 然而第三季的到来证明了Rick放弃了以上两种方法:表层的探险经历和深层的存在主义追问最后被归结为“人活着就是为了四川辣酱”,对于观众和Rick本人来说都是个荒唐的结论,但这种荒唐结局所象征的,实际上是处理存在主义危机的一条更深邃、更黑暗的道路——荒诞主义。 在第三季的第一集中有这样一段剧情:在Rick的记忆中,一场爆炸夺去了其妻女的生命,而为了复仇,他成为了一个疯狂科学家并成功研制出了传送枪——合情合理的解释——然而随后这个动人的故事被证明是Rick编的故事。在这里,编剧狠狠嘲讽了为我们的行为寻找动机,为生活设定目标这种行为 荒诞主义的旗手加缪对其他存在主义哲学家试图在生活中重建一种意义的做法进行了批判:在这个无意义的世界中创造意义实际上是一种逃避,一种哲学意义上的自杀。一个清醒的人的正确做法应当是直面世界的荒诞本质,并以最大的热情去对抗它。 西西弗斯永远无法完成的推石上山的任务是荒诞的象征,而西西弗斯从不停息的爬上山顶的努力则是他清醒的反抗,是他对自己命运的掌控,他也因此获得了最大的幸福。Rick就是西西弗斯,而那些没有尽头的冒险就是他的石头。 当Rick说自己要将一生献给一种业已不存在的蘸酱时,他其实是在说,我的所作所为不是为了爱、正义、家庭等等一切,只是为了四川辣酱——也就是说什么都不为。 相比第一二季通过展现事物、行为的无价值来制造笑点(表现为对秩序、情感、价值……一切事物的否定),Rick在第三季中更进一步:他开始否定为事物赋予价值,为人生创造目标的这类行为,而“四川辣酱”就是对这种否定的完成:四川辣酱对于Rick的价值在于它毫无价值,而将其设定为自己毕生的目标,则意味着他拒绝了为自己的行动赋予任何意义和价值。至此,R&M完成了向荒诞主义的彻底转向,成为了一个荒诞的英雄,整个故事向着Rick设计的方向大踏步前进着,直到发生了一个意外—— 四川辣酱的“还魂”——荒诞的完成 麦当劳意外发现,自己的库房里还存放着一些来自1998年的“四川辣酱”——然后整个故事变得不再只是关于动画了。表面上看,现实世界里的这次风波说白了就是:一个公司推出了一个热门动画的限定款联动周边,却因为低估了粉丝热情供货不足而引发了一系列混乱和冲突,最终以公司宣布扩大生产和销售范围告终。但当这部动画是R&M时,事情却变得微妙了。 麦当劳发现了当年残留的四川辣酱(图中箱子),震惊了R&M的编剧贾斯汀 麦当劳及其营销事件所代表的,是现代社会唯一重要的一种思想:消费主义。而R&M S03E01上来就展现了如何摧毁资本主义社会的统治阶级:让他们发不出工资;而在S03E02中,又描写了一个Mad Max式的疯狂世界,如何一步步地堕落成现代社会,而昔日野蛮但充满力量与激情的人类,又是如何变成一个沙发客的。 在剧中Rick的女婿Jerry,实际上是现代社会人类的缩影,而从Rick对Jerry懦弱、自私、顺从的强烈鄙视中,我们也可以窥见R&M对于这个被消费主义控制的资本主义世界,以及其中被异化的人类的一贯态度——而现在,它自己成为了其中的重要一环。四川辣酱的意外火爆体现了R&M在商业上的成功,也体现了消费主义恐怖的吞噬力:一切事物都能成为消费品,哪怕是反对它的也不能幸免。 而更加讽刺的是,自诩为R&M粉丝的观众们,以极大的热情回应了这个消费主义的阴谋,通过自己的愤怒和疯狂更加深刻地暴露自己被异化的一面。实际上,他们只是如同往常一样将自己对作品的“爱”投射到了周边产品上。 然而这个周边“四川辣酱”所代表的荒诞主义精神,恰好讽刺了他们对于无价值之物非理性狂热,这种群体性的自相矛盾暗示了一种事实:要么这些观众们根本不知道R&M在说什么,要么他们虽然理解了,但一点也不信。这个悲哀的结论揭露了美国观众思想境界的底下,表明R&M利用文艺创作宣扬荒诞主义这条路径的根本失败……慢着,这真的是一种失败吗?

www.8722.com 1

虽然还是致敬(恶搞?)电影,我看出有《伴我同行》《查理和巧克力工厂》《训练日》(?),是很搞笑没错,但是人设难道不是在这集崩了吗?!!

www.8722.com 2

四川辣酱的“还魂”自然是在R&M编剧,以及Rick的意料之外,但其随后引发的现象却实际上升华了这部动画:原本只被困在作品之中的荒诞主义,通过四川辣酱这个联结点获得实体,渗入到了现实之中,为我们揭示了这个世界荒诞本质的一角。 在这个意义上,麦当劳这次无意为之的营销事件,反过来完成了R&M对于“荒诞”的元叙事——我们不再是超脱于动画的旁观者与“局外人”,而是成为了现实的荒诞的亲历者。而这种经历,和它带来的“荒诞感”,正是通向“世界是荒谬的”这一存在主义真理的入口;在过去,这个入口曾是加缪笔下的默尔索(《局外人》主角),是卡夫卡笔下变成甲虫的格里高利,现在,则是R&M里的四川辣酱——对于一部荒诞主义的动画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大的成功呢? 最后,我们终于能回答开头的那个问题了:四川辣酱为什么重要?当然是因为,人活着就是为了四川辣酱。 Wubba lubba dub dubs!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白鹅纪】微信公众号!

一直想要就《Rick and Morty》写一篇文章,探讨这部脑洞清奇的动画所内含的离经叛道的价值观,但一直不知道该从何谈起,直到在第三季中看到Rick说的这句话,“everything is possible,so nothing matters”,突然觉得自己脑中突然响起一声“click”,因为一直想要表达的意思都被这句话凝练地说清楚了,甚至可以说,这句话浓缩了整部动画片想要向我们传达的一个价值观,读懂这句话,你就看懂了《Rick and Morty》。

这种设定完全就是“许多长得像Rick的人聚集在一起”,而不是什么平行宇宙吧!!!

www.8722.com 3

很多人可能从字面上来理解这句话,觉得这句话在鼓励人们打破桎梏,勇于尝试,不为自己设限,万事皆有可能。但其实不是的,如果你曾经看过这部动画,对其有所理解的话,就会发现这种字面意思甚至可以说与整部动画传达的思想背道而驰。结合《Rick and Morty》设定的环境和背景,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历经世界和探尽宇宙之后的一种孤独与沧桑,用一个字来表达,就是“丧”。为什么会这样说呢?我们可以试着回想《Rick and Morty》里的设定:

为什么Rick本人会需要去流水线工作?他随便发明一个递黄油的机器人都能发展出自我意识诶!!!这难道不是为了影射现实而歪了人设嘛?

www.8722.com 4

外公Rick是一位天才科学家,发明了能够穿梭时空的传送枪,甚至可以跨越不同的平行空间。宇宙里存在着无穷个平行空间,也就存在着无数个Rick,无数个Morty。也就是说,即使C-137的Rick失去了他的Beth、Summer和Jerry,他仍能在无限的平行空间中再次拥有他们。因此在一次意外事故将所有地球人变成了柯南伯格怪后,Rick抛弃了C-137的Beth、Summer和Jerry,让他们继续生活在那个怪兽横行的空间,却带着Morty去到了一个刚好Rick和Morty死掉的平行空间,亲手埋葬自己的尸体,取代他们的生活。

大恶魔Morty呼应主线了没错,但正是因为这样的情节发展实在是太像“所有其他动画片”了,可能就,稍稍令人失望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小小小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是的,任何事物之所以被我们所珍视正是因为他们是稀缺的,是独一无二的,不可替代的,包括亲情。然而对于手握传送枪穿梭于平行空间的Rick来说,这种情况并不存在。他存在于无限的时空之中,拥有无限的资源,他像是这个宇宙中的神,不必在乎任何事、任何人,也正因这样,他拥有着拯救或毁灭整个宇宙的能力。然而所有的事物对于他而言也失去了意义,他似乎处于一个黑漆漆的空洞之中,高高在上却又孤独沧桑,这大概是成为一个宇宙最聪明的人所必须担负的原罪和诅咒。

第八集水准感觉还是比较在线的。

这样的设定不可谓不“丧”,然而《Rick and Morty》不止于此。

----------Update

www.8722.com 5

心态崩了好几天,昨天连看了四集R&M试图治愈一下,但挡不住继续崩。也想找个Dr.Wong大哭一通(大概又要跟她讲我的童年,我的人格blablabla......但是最终又说不到点上。我只会说不好、不好、不好,反正就是这也不好那也不好。)连看个动画片我都在想,完了,我就是Rick所鄙视的那种人,他如此具备“智性优越”,即使变成一根腌黄瓜都能够主宰一切。但我却永远不会是一个所谓的“主角”。

Morty以为他了解Rick,他对Summer说:“人的出现是没有目的的,人也不会属于任何地方,每个人都会死去。”他却依然并没有真正了解Rick。是的,Rick可以不在乎,然而,他却在乎。尽管宇宙中有无数的平行空间,有无数的Rick和Morty,然而,然而他们却是不同的。就像C-137的最聪明的Rick会拥有最愚笨的Morty,而某个空间里最愚笨的Rick也会拥有最聪明的Morty,他们的脑电波相互弥补,然而他们对彼此的意义却不止于此,他们之间仍存在着羁绊。当Morty即将由于时间点的错位而湮灭于虚无之中时,他毅然将回归现实时点的机会推给了外孙,而情愿自己沉睡于不存在的虚空之中。这一羁绊又何谓不深,Rick又何谓不在乎呢?

最近刚看了《天鹅绒金矿》,Brian很美,但我反而对贝尔演的记者印象更深,他佝偻着身子在老旧的电视机前指着Brian slade说:“那就是我,我就是这么想的!” 他在人群中时总显得衣着土气、举止不自然,却还要环顾四周观察他人的反应。他是多么像我,只会repost,对着虚假的人物自我投射并且高潮一番:“对!对!这就是我本人!我就是这么想的!”——总是如此执着于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事实上,这只是缺乏关注与“我执”到达了病态的程度......

www.8722.com 6

虚无主义——听起来像是某种“西方资产阶级的大毒草”。但是,我想后现代注定是虚无的吧——就像第二集Rick在废土用能源供应创造出的世界一样,足以把最铁血的野兽变成沙发土豆——这点在文学和艺术中早有先声,而现在就连动画片都开始传递哲学观念了,就此而言,它或许从来不算是完全的虚无。

也许对于Rick来说,他早已抛弃了对于这个宇宙里绝大多数事物的羁绊,然而在最后他要踏入彻底的虚空的一瞬间,对Morty的爱留住了他,让他虽一脚踏入神祗,俯瞰整个人间和宇宙,却要忍受孤独的诅咒与原罪,另一脚却仍然踏不出人世之羁绊,享受Morty的陪伴。

斗胆分析一下Rick的人物形象。叙事学认为角色的功能是有限的,甚至细分之下只有31种。R&M中无疑有许多原型,比如Morty和Summer的家庭组成与一部老动画《拽妹戴薇儿》很相似——强势的母亲、失业且神经大条的父亲;而姐姐Summer则是一个情绪化、缺乏理智、时常需要保护的的“女性符号”;主人公Rick无疑可以对应入“英雄”这一角色功能,他和Morty的互动模式还有点像堂吉柯德和桑丘,所谓“英雄与傻瓜”的组合,只是此处的英雄被加入了后现代独有的反英雄色彩。在寻常模式之下,观众总是期待“英雄”的“不近人情”在与“傻瓜”的交互中被软化、逐渐“习得人性”,然而在R&M中,这种期待一再落空,构成了非常新鲜的效果。比如在讽刺漫威DC电影的第四集,Rick一段酒后表白让Morty热泪盈眶,实际上却是......(省略剧透)。然而即便Rick一再申明,观众还是期待他对亲人有着“忸怩而隐秘的爱”,这种“期待—落空—依然期待”的模式无疑丰富了情感的层次,显然创作人员们也乐于不断地玩这个“梗”,就像第一集中Rick以一己之力推翻联邦政府,嘴上却偏要说自己是为了麦乐鸡的蘸酱。(虽然我认为他还是不在乎任何事物比较符合人设,但口嫌体直其实更有萌点吧?)

也许每当Rick半醉之间,打着酒嗝儿,大声地叫嚷着着对Morty的不满与抱怨,甚至让他陷入各种或危险或难堪的境地,Morty内心总会清楚了解:也许Rick的确不在乎宇宙间的万事万物,但他是在乎自己的,也许对于Rick来说,nothing matters but Morty。

www.8722.com 7

两组典型父母

Rick的口头禅wublub dubda无疑也包含着这种“忸怩而隐秘”的态度,一边大笑着说毫无所谓,一边高呼着“我好痛苦,谁来救救我”。他可以说是放浪形骸近乎于魏晋风度——而鲁迅对魏晋风度的分析是“不平之极,无计可施,太爱名教,激而不从名教”,那么Rick可否也被理解为是“太爱世界而故意不在乎世界”?就像所有“智性优越”的存在一样,虽然Rick是动画片里的人物,但他显然比其余所有人看得更深远,他多次清楚表明自己处在“this season”“this show”当中,他的眼前有无限展开的宇宙,但无非都是创造者玩弄的剧情而已。就像我们面对自己的生活时,仿佛感慨造物的无常,忧虑与恐惧才能通向我们唯一的存在……Rick的wublub dubda是一种存在主义的痛苦,在第二季中他的自杀更是一个证明,毕竟加缪也说“只有自杀是唯一严肃的哲学问题。”

Rick的痛苦来自于自我存在的极端性与他不得不面对的作为人的有限性。说起来似乎很轻松——仿佛他和我们一样,被摆到了身不由己的天平两端,然而事实上还是所去甚远。平凡人所面对的痛苦就像心理诊疗的医生所提到的那样,是破坏与修复、或明明可以吃饭却忍不住去吃屎的痛苦。Rick作为一个创造者、一个超凡者自然不会重视这一些,此时的优越性反而成了他的局限性,他就是医生口中那种“宁愿去死也不愿做这些”(修复)的人,但不屑一顾的态度并不表示他就能逃过生活的网罗。

www.8722.com 8

第三季开始的Rick本人一直是主线C-137,第一集的走向甚至有点混乱,C-137直捣Rick们的大本营并把他们剿杀,Morty还评价他为“最Rick的Rick”——这好像反而有点、不再那么虚无了?C-137为什么可以从众Rick中脱离出来?这不算是落入个人英雄主义的窠臼吗?也许主创也绷不住了,还是要去面对人作为个体“独一无二”的存在,尽管这种存在既是祝福也是诅咒。

或许等哪天人类都能把意识上传云端,每天供应99999倍的多巴胺,我们就不用再受困于存在与虚无的这堆破事了吧。很希望Rick在C-137搞一个这样的发明,无论主角配角,大家一起get schwifty(⁎⁍̴̛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八千岁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站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切为了四川辣酱,悲伤的孤独的虚无主义者R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